32.震惊,颤抖 乱成一锅粥

姒卡侬蹙眉:“刚才她闹铃响了, 为了不影响直播关一下,就你屁事多。”

【季向晁被迷死了吧?】

许如愿:?瓜来,谁迷谁?

他俩不是死对头吗?

但是季向晁手上的佛珠不肯说话了, 现在在直播中, 她不好轻易搭话。

可恨玉兔捣药在保姆车里。

许如愿收起手机, “抱歉,我下次会把闹钟提前关掉。”

弹幕区里,姒卡侬的粉丝为她说话:

【许如愿本就是临时加入的, 没做好准备也正常。反倒是季向晁,开口闭口都揭许如愿的短, 好像两人有仇似的。】

【季向晁和柳月烟是师兄妹, 说不定是师妹综艺被抢, 他气不过帮师妹说话。】

【许如愿现在可是柳氏备受宠爱的孙媳妇, 抢一个综艺正常的啦。】

【内部消息,鹅和奇艺果两部S+, 原定柳月烟女主,据悉现在都在和许如愿的经纪公司接洽。】

【柳月烟做错了什么,实惨。】

【怪不得季向晁对她意见好大。】

林孺嬿气坏了,发弹幕:【我说你们别听风就是雨的, 谁说S+换人了, 除非柳月烟犯事儿了!】

她握紧手机,柳月烟别欺人太甚,她继续让水军黑下去,她就要曝光她假千金的事儿了。

叫她没法在娱乐圈混。

一会要去摘蚕茧, 所有人先去洗手间洗手消毒。www.gekua.top 梦想谷小说网

现在没摄影机,许如愿打电话叫林孺嬿把玉兔捣药拿过来。

林孺嬿在卫生间里说了弹幕区里水军黑她的事。

乔羽也在,听了一耳朵, “柳月烟他亲爹虽然离职了,但手上有八百营销号,开一个经纪公司不成问题,没想到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黑你。”

许如愿抓抓后脖颈,“正常,被黑习惯了。”

乔羽指点道:“你和姒卡侬关系不错,让他帮帮你?”

“算了吧,他怎么可能帮我。”

林孺嬿想了想,“有钱能使鬼推磨,她既然黑你,我就搞她。等着,我花钱找营销公司。”

“不用了,你钱多了烧得慌是吧。”许如愿不愿意闺蜜乱花钱。

林孺嬿点头,“就是烧得慌啊,护不住你,我和柳闻涛认亲做什么。”

林孺嬿说完就出去了。

乔羽暗忖,闺蜜俩感情是真好,真两肋插刀的。

更加坚定了她要和许如愿打好关系的决心。

她在这个圈子十多年,看得明白,季向晁是顶流不错,可他不知道的是他女友是假千金啊。

现在柳氏娱乐里,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真假千金的秘密。

这圈子更新迭代速度特别快,现在都把出道年龄乘以2了。

季向晁实际年龄都32了,和大公司对上没有任何好处,顶流也分分钟封杀。

男女洗手间一墙之隔。

姒卡侬在门口等许如愿。

许如愿抬眸:“做什么?”

姒卡侬:“季向晁有没有什么料啊?”

该死的,季向晁干净得不像正常男人!

莫非也是人妖?

许如愿挑眉:“想知道?”

“啊,想知道。”

“v我两万。”

姒卡侬:“为什么?”

许如愿惦记着他欠的两万血汗钱,她拧开水龙头要洗手。

姒卡侬把水龙头转到温水那一边,“为什么?你一开始就很讨厌我。”

“因为你确实讨厌。”许如愿摁洗手液。

姒卡侬十分幼稚地多摁几下,弄得她满手泡沫。

“姒卡侬,我打电话告诉你表姐了!”

“你多大人了还告状,我会怕阿敏姐?”

因为一手泡沫,她在水龙头底下冲了好久,还觉得手黏腻。

但是下一刻,手机震动了一下,有人向她支付宝里转了五十万。

真有钱。

是姒卡侬转给她的。

许如愿心里舒坦一点了,“你查查你的经纪公司吧,是不是有拖欠员工工资的情况,编外人员也算。”

“不是说季向晁,说我干什么?”

“真心为你好。”既然拖欠了她的工资,不代表没有拖欠其他人工资的可能。

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别在季向晁塌房之前,你先塌了。”

“靠,你别吓我。”因为裴家的事,姒卡侬有点信她了,“我叫我表姐的财务部帮我统一下税收去。”

现在的姒卡侬还不知道,他工作室的财务、工资、税收乱成一锅粥。

幸亏许如愿提醒一句,要不然他真的会比季向晁先塌!

“那季向晁呢,有没有吸/毒/嫖/娼,会不会塌房。我只知道他是柳月烟的男朋友,很多年了,感情稳定,不算黑点。”

许如愿神秘一笑,“这你就不知道了吧。”

为了防止有摄像头,许如愿加上他微信,把林孺嬿也拉了进来,形成一个三人小群。

许如愿:【吃瓜了吃瓜了。】

林孺嬿:【什么好瓜?】

明明姒卡侬就在许如愿对面,手指头飞快打字:【快点,我50万都转你了。】

许如愿:【一个瓜50万,我先爆第一个瓜。】

姒卡侬:【爆,我有钱。】

林孺嬿:【呱唧呱唧。】

许如愿:【嘶…………季向晁真正喜欢的人是…………柳闻涛。十年了,十年的白月光。】

姒卡侬:【嘶,嘶,嘶,嘶,嘶,嘶,嘶!卧槽!】

林孺嬿:【眼前一黑,我不止有小后妈,还要有小后爸了?】

林孺嬿:【啊啊啊啊啊啊啊,这是什么鬼瓜,我爸爸怎么是那样的人?】

姒卡侬:【我就知道他演过耽改剧,演技可圈可点,果然!!!啧,居然真的是双。牛啊,牺牲自己和柳月烟谈恋爱,居然爱的是岳父!牛啊,泰兰德剧都不敢这么写!】

许如愿:【柳叔叔性取向正常,甚至厌恶男男,禁止公司搞同性恋。季向晁作为他手底下的艺人,压抑又痛苦,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上,能经常见到他,又甜蜜。】

林孺嬿:【我爸都五十多了啊,长得还和胖头鱼一样,个子还不高。季向晁挺帅的啊,不至于喜欢我爸爸吧。】

许如愿:【这你就不懂了,季向晁遇到柳叔叔的时候才十七八岁,十几年前的柳叔叔有钱有魅力、为人儒雅随和,而且身居高位,成熟男人的魅力懂不懂。】

林孺嬿:【还有第一个瓜呢?姒卡侬快打钱。】

姒卡侬:【嘶,有趣,好瓜,好瓜。】

姒卡侬吃得太嗨,反手给许如愿转了100万。

姒卡侬:【小圆圆,爆!快!】

许如愿在姒卡侬面前嘿嘿笑,手指发抖了。

姒卡侬靠着水池台,“你快点,一会要直播了,我还要吃。”

玛德,小圆圆的瓜真香。

许如愿加紧速度打字:【季向晁有两个喜欢的人,最爱的是柳闻涛叔叔,其次,还有一个暗恋一年的人。】

姒卡侬:【男的女的?】

许如愿:【他还暗恋姒卡侬,他觉得姒卡侬很帅,放荡不羁的样子真他妈帅。】

姒卡侬手指僵住,嘴角的笑容僵住。

我把你当死对头,你居然暗恋我!

不要脸!

他气得发抖,不要脸,不守男德!

姒卡侬是实实在在的异性恋,家庭教养关系让他没法接受。

他不好过,别人也别想好过。

于是他找到乔羽,郑重爆料:“乔羽,季向晁真正暗恋的人是柳闻涛,想做小后爸。”

乔羽震惊,接着愤怒!

联想过去生活上的种种,季向晁亲自为老柳煲汤,为老柳按头皮穴位……

草,谁也别想和她抢男人。

男人也不行!

乔羽气得胸口起伏,诡计多端的男人!

十年!他还真能卧薪尝胆!

踏马的,她不好过,季向晁也别想好过。

她找到季向晁,哼笑:“不知道吧,对女朋友柳月烟那么努力,她是个假千金啊,真千金是许如愿的闺蜜林孺嬿,听说你在床上特别努力啊,多年付出竹篮打水一场空,呵呵。”

季向晁震惊,颤抖。

他服侍的女人,百般讨好的女人,居然是假千金。

那他刚刚做了什么,制造话题拖真千金的闺蜜下水。

他赶紧给经纪人发消息:【弹幕粉丝多夸许如愿,林孺嬿才是真千金!】

四个嘉宾,除了许如愿安然无恙,另外三个人心绪乱成一锅粥。

导演过来提醒他们,“各位,要继续直播了。”

“好的。”

许如愿轻快答道。

一百五十万!爆瓜还可以赚钱呢!

只有她一个嘉宾在开心。

十一月,正是最后一波摘秋蚕的季节。

节目组安排嘉宾们取蚕茧,体会一遍制作云锦的工序。

今天的工序对于他们而言相当重要,选取蚕茧越多、质量越好,后续蒸蚕取丝方可得到细薄匀称的丝线。

原料好,才是织造上好云锦的基础。

四位嘉宾手上有个箩筐,在蚕茧茧房中,选自己需要的蚕茧。

李师父的徒弟刚教他们了,“选的上茧要色白,外边能透过蚕茧看到蚕蛹成熟,个头尽量选大,也不要太大,过大的双宫茧(里面有两个蚕宝宝)的茧丝众横交错,无法缫丝,过小的丝短,不划算。”

小徒弟性格活泼,准备了两个问答:“大家知道一个蚕茧有几根丝吗?”

姒卡侬:“那不得好多根,吃了再吐丝,休息一会继续吐。”

弹幕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也这么认为。】

【不是很多根吗?】

【一根啦。】

小徒弟似乎很喜欢许如愿,把话题抛向她:“如愿呢?”

许如愿:“单宫茧1根丝啊,双宫茧有2根丝。”

她简直不敢相信姒卡侬的智商,台本上都有。

瞥向姒卡侬的眼神里有几分鄙夷。

季向晁哼地嗤笑一声。

姒卡侬脸垮了下来。

现在,季向晁说的任何话,做的任何事,在他眼里充满目的性。

诡计多端的男人,休要引起我的注意!

姒卡侬黑粉:【脸上写满坚强。】

【你有多坚强。】

乔羽捂板着脸:“就别五十步笑百步了吧。”

【乔姐在为姒卡侬说话诶,早看不惯季向晁了吧。】

季向晁心里憋着火,但又不好在节目组面前发作。

小徒弟摸不着头脑,怎么洗个手的功夫,四个人之间的气氛就变了。

他继续介绍:“秋蚕的蚕丝稍微长点,一根丝的长度有700到到2000米,最长的有4000米。”

弹幕区:寒夜小说网

【信了“秋”蚕到死丝方尽。】

限时半个小时,四人去蚕房选取蚕茧。

养殖兜网之中的蚕基本全部结茧了,一兜有几十个,密密麻麻的蚕茧。

偶尔能看到几只肥蚕蠕动身体。

许如愿有点怕蠕动的虫子,幸好有双手套。

她认真挑选蚕茧,不要太大,可能是双宫茧,也不要太小。

蚕房里桑叶青汁浓郁,还有种说不清的味道,总之气味并不好闻,。

姒卡侬不耐烦,最先出来,满满一箩筐的蚕茧,有四五斤重。

接着是季向晁和乔羽。

最后才是许如愿,只有她一个人在认真挑选。

其他人都在或发疯、或崩溃的边缘。

姒卡侬抱着胳膊,嘶了声,“许如愿,有只胖蚕在啃你的头发。”

许如愿连忙摘掉手套摸头发,只摸到了一些凌乱的蚕丝。

乔羽打断她:“没有没有。”

季向晁也安慰:“没有的,小许别怕,他骗你。”

季向晁和乔羽的目光在空中交汇,溅出噼里啪啦的火星子。

许如愿嘟囔:“姒卡侬你幼不幼稚。”

弹幕区:

【哈哈哈哈哈,怎么想到的啊,蚕啃头发。】

【季哥挺照顾许如愿的啊。】

【姒卡侬在熟人面前像孩子一样。】

姒卡侬哼了声,然后背过身,抱起自己的箩筐。

然而,他背后有三四只白蚕,像是蜘蛛,坠着白色透明的丝垂下来,一只蚕勾住了他的屁股口袋。

【啊啊啊啊啊,他满背蚕,高兴什么?】

【救命,蚕在他身上做窝。】

【大概是你们顶流比较香吧。】

许如愿一阵恶寒,乔羽也怕。

只有季向晁过去帮姒卡侬捡蚕。

季向晁明明也怕蠕动的小虫子,但他克服恐惧,伸手上去捡。

姒卡侬“嗷”地一声跳起来,他才不要男人碰他!

跑到许如愿那边,“救我!”

许如愿逃:“你别过来!你别过来!”

季向晁眸光闪了闪,表情有点受伤。

乔羽一瞬间明白了,季向晁还喜欢姒卡侬。

真贱啊,男人就是贱,喜欢都廉价,能一次性喜欢四五个。

“男人的喜欢,就是廉价。”

她这句话意有所指。

姒卡侬蹙眉:“喂,乔羽我可是帮过你的。你别乱说话啊。”

季向晁抿唇:“男人的喜欢怎么廉价了,喜欢还分高低贵贱吗?”

许如愿怕被殃及,默默地退到角落。

【哈哈哈哈哈哈哈。】

【许如愿:弱小可怜又无助。】

【又打起来了吗?】

弹幕区三家粉丝混战。

许如愿的黑粉们:?

刚发的弹幕找不到了。

林孺嬿要笑死,营销钱不用花了。

光是两个顶流、新星小花三家粉丝混战,就看不清弹幕了,完全分不清敌友。

盯着直播间的柳月烟,气得摔键盘,“怎么回事?”

三家粉丝怎么打起来了?

柳月烟冒出一个念头,许如愿是不是有点邪门在身上?

她今晚砸了五十万啊,就这么打水漂了?

无论她怎么发弹幕,都看不清发的什么。

今晚的三方混战,三家粉丝从弹幕区撕到微博,在到小红薯,壮观程度可以载内娱史册。

直至小徒弟亲手过来捉蚕,闹剧才终止。

接下来煮蚕茧,抽丝剥茧,现在用自动化机器代替人工,节省了许多麻烦。

小徒弟看了看四位选的蚕茧,理智不存,只有许如愿选的蚕茧合格。

轮到姒卡侬哪里,小徒弟摇摇头,“卡侬哥你选的大多都是双宫茧,双宫茧用来做蚕丝被比较好。季哥你选的也有一些双宫茧,不过问题不大。”

【男生干活太马虎了。】

【没有啊,我男生,我很细心,个性不一样。】

今天的直播接近尾声,明天大家挑花结本(花样),以及使用传统的提花机织造,重头戏。

四位嘉宾和观众们道别。

只有许如愿还能正常说话:“大家明天九点,记得来看直播哦。”

弹幕区:【来来来。】

【来来来。】

【好耶,明天周六。】

【我要看看姒卡侬织成什么屎东西,暴殄天物。】

【季向晁答辩。】

【季向晁依托答辩答辩答辩答辩答辩答辩。】

【姒卡侬狗路过他都得踹一脚。】

【叹为观止,四个嘉宾,只有许如愿一个正常人。】

导演头疼,下播后得和他们三个说说,吃火药了吗他们。

幸好还有一个正常嘉宾。

许如愿挑蚕选蚕,多认真啊,多好的艺人啊。下次还请她!

导演丝毫没有意识到,许如愿才是本次粉丝大战的始作俑者。

镜头跟着许如愿的目光,扫到一米八的帅气男人。

【卧槽,谁啊?】

【她老公来了嘛。】

【接老婆下班诶。】

【不是,怎么有两个男人啊,不像是总裁助理啊,两个老公?】

推荐阅读:

陈光 虫灵战记 睡觉就能变强 混在大明当老师 我的鬼帝大人 游戏之创世神 墨剑无双 王者荣耀之国之荣耀 三国吕布之女 被读心后,顶流前夫沉迷崩我剧情 穿书之成为反派师姐白晓晓夏婉梦 觉醒吧异能 兼职特警 中世纪西秦帝国 今天开始画漫画 沈清清宇文轩 这座山里有神仙陆宁 抱歉我拿的是女主剧本 都市之冷血剑仙 天外有仙 魔航 重生八零林区有空间 重生者上门,请我开启精灵时代 落叶三飘剑 上帝啊 综漫:穿梭在诸天万界的磁场癫佬 全民:超返投放师,国家乐疯了! 变身绝色透视女明星 传奇大探险 秦风三部曲 逍遥小神医杨小宝苏桂花 一手遮天:国运曝光十大高维世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