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031

这是又答应了?

陆鸢鸢略一迟疑, 扭头,看向桌子。

也许是因为知道殷霄竹近日握筷不方便,厨房送上来的午膳, 几乎都是可以直接用手取食的糕点:有色白莹润、表面浇了蜜露的桂花水晶糕, 整齐而精致地四块并列在碟中;秋天最肥美的橙色蟹黄卷在糯米里, 外裹豆皮,蒸得鲜美出汁;还有琳琅满目的酥脆咸味小点心……

陆鸢鸢看得眼花缭乱,有点儿挑不下手:“元君, 你想吃什么?”

殷霄竹的衣袍铺开在矮塌上,色泽素净, 泛着华光, 不太在意的模样:“随意吧。”

陆鸢鸢一怔, 蓦地发现自己问了一个蠢问题。

也是, 殷霄竹从小在蜀山长大,厨房想必最是熟悉她的喜好和口味, 怎么可能送她不爱吃的东西上来?

陆鸢鸢不再多话,去净了手,取了一个空碗,每样点心各取一件, 来到矮塌前。本想趁机坐到殷霄竹旁边, 刷一刷姐妹情和亲密度。然而,对方扫了一眼靠椅前的那张脚踏,示意她坐到那里去。

那张脚踏长而软,外覆织锦, 平日不能穿鞋踩上去,当椅子坐也不是不行。陆鸢鸢一心想尽快弥补自己缺席的日子里的亲密值,也没挑剔, 听话地坐下了。

因脚踏放得离椅子有些远,她坐下后,直接伸手拽了拽,连人带脚踏往前挪去,几乎要整个人嵌进殷霄竹自然敞开的双腿|间。www.tichu.top 花韵小说网

这样的姿势,若放在一男一女的情境里,多少有些孟浪。好在,殷霄竹是女人,陆鸢鸢十分坦然,并未察觉到,殷霄竹的双腿似乎动了动,想收拢,碰到她了,又作罢。

陆鸢鸢将瓷碟放在自己膝上,右手二指捻起一块糕点,左手掬在下方准备接糕点碎,满脸殷切地递上去:“元君,请用。”

坐在这个位置,她就比殷霄竹矮了半个身位,举手时,上半身亦会不由自主地前探,越发靠近对方的怀里。

殷霄竹睨向她手中那块糕点。她睫毛极长,日光下,一侧瞳孔剔透而浅淡。另一侧瞳孔则笼在阴影中,幽深润泽。过了一会,她还真的俯下身来,咬住了糕点。

因咬得慢,从那张唇里沁出的湿润温热的吐息,也呵在了陆鸢鸢的指尖上。

指间一空,陆鸢鸢就飞快地缩回手,指腹微微搓动了下,心底涌出一丝奇怪的感觉。

殷霄竹的吃相很文雅,慢条斯理又安静。等对方咽下糕点,陆鸢鸢再接再厉,又喂上一块。直至把一碟糕点都喂光,她还想再端一碟来,殷霄竹制止了她:“够了,我饱了。”

这才吃了几块,就够了?

这家伙的食量也太小了吧,还不够她表现的。

陆鸢鸢垂下小脸,藏起隐隐泛起的不甘,面上温顺地“哦”了声,将瓷碟放到一旁。

突然,她余光瞥见什么,一下子又支棱起来了,立刻取出一张丝帕,并直起身体,膝盖压在矮塌上,在殷霄竹的嘴角上按了按。

殷霄竹要起身的动作一顿。

陆鸢鸢给她擦了擦嘴,杏眼弯起,嗓音甜丝丝的,婉转如黄莹:“元君,你这里沾了糕点碎,我给你擦擦。”

想不到,这脚踏上方是弧形的,面料又极其丝滑,她跪得太靠外面,猝不及防,衣裳便与脚踏打滑了一下。陆鸢鸢微惊,为了不撞到眼前的人,伸手抵住对方的身躯,手掌不偏不倚地按住了殷霄竹的胸膛。

还来不及感受掌下的触感,下个瞬间,她的手腕就被紧紧扼住了,一寸寸地从对方的胸膛上被拉开。扼她腕骨的力道之大,几乎让她痛叫出声。

似乎察觉到自己力气太大,殷霄竹的手突然松了松:“小心点,别摔着了。”

语气温和,与平时好说话的模样毫无差别。

若非自己的手腕被捏出了一个红印子,陆鸢鸢都要怀疑刚才是自己的错觉了。

这家伙的手劲儿怎么这么大?而且,反应是不是也太激烈了……

她尚未深想,殷霄竹就转移了话题:“好了,你坐上来,我看看你身体里的透骨青如何了。”

这是要做正事了。陆鸢鸢依言坐上去,熟练地开始宽衣解带。滑溜溜的外衣从肩膀滑落,露出小衣带子。可在这时,一只手勾住了她的衣裳,轻轻往上一带。

陆鸢鸢不明所以地回头。殷霄竹笑了笑:“天气冷,露出肩膀就好,不必全脱。”

解毒的过程与前两回一模一样。结束后,殷霄竹收手,别开头,下了逐客令:“好了。你也刚回蜀山,回你自己的房间休息吧。”

陆鸢鸢还不想那么快离开,整理好衣裳,瞧见殷霄竹已经站在书桌前,似乎要提笔写字,顿时又找到了机会,巴巴地凑上去,抬起乌亮亮的眼眸:“元君,我一点也不累,你要写字么?你的手不方便,我给你磨墨吧。”

殷霄竹瞥向她,往侧边让开一个位置。陆鸢鸢便知道她是默许了,暗喜,撸起袖子,开始干活。

殷霄竹受伤的是右手,便以左手执笔写字。可字迹完全不受影响,依旧端秀漂亮。

她是天生左右手都会用的人么?

最开始,陆鸢鸢以为她是要练字或者做些诗情画意的事情。结果,探头看了一会儿,她发现殷霄竹在拟写一份名单。

既然没避开她这个外人,那么,这肯定不是什么禁忌名单。陆鸢鸢握住墨块,在砚上匀速打磨,好奇道:“元君,这是什么啊?”

殷霄竹笔不停:“参加天材地宝大会的名单。”

陆鸢鸢研墨的动作略微一停,脑海里浮现出上辈子的记忆。

天材地宝大会乃修仙界十年一度的盛事,是在一个名为灵宝秘境的地方举办的。

这个秘境,说白了,就是鬼界旧址的外部地带。

三百多年前,鬼帝九黎遭仙门镇压。以他被封印的地方为中心,方圆万里,都化作寸草不生的死地,跟东方版寂静岭似的。这个地方的边界竖起了一道结界。这么多年来,没人能跨越这道结界,也没人知道那边怎么样了。

不过,在这道结界的外圈,倒是存在一片宽达数千里的环状过渡地带。传说中,当年封印鬼帝的战争里,有无数仙门大能陨落于此,其中不乏已经飞升的剑仙。他们所携的天材地宝、罕见法器,也随着他们的陨灭,散落在这片过渡地带里。其中一些法器和神兵,甚至是现在的修仙界的工艺无法打造出来的。

这就是这个地方被取名为“灵宝秘境”的原因。

那么,这么多年,有没有修士进入这个藏宝地捡漏呢?

答案是有的。

只可惜,他们大多没能活着出来。这个地方与鬼界旧址相邻,邪煞阴气过重,简直是妖魔鬼怪最爱的地方。莫说是单枪匹马的修士,就算是一整支队伍来了,也有可能团灭,被吃得骨头也不剩。

那么,修仙界为什么不集结力量,一鼓作气地净化掉这个地方,再瓜分里面的宝物呢?

原因说起来很复杂。其一,是没必要。很多妖物贪图那个环境的阴气,比起对外扩张势力,更爱在里头霸占地盘,自相残杀,跟养蛊场似的。修仙界犯不着闯进它们的地方,和它们过不去。其二,是妖物太多了,投入大量人力物力也难以杀尽,没有世家和仙宗愿意长期消耗自己的弟子和法器,去完成任务。其三,也是最根本的原因——除非把鬼界连根挖走,彻底消除灵宝秘境对妖魔鬼怪的吸引力,否则,他们累死累活清除了一波妖物,也会有新的一波涌入灵宝秘境扎根。不出十年,这里就会孕育出新一批地头蛇,没完没了。

因此,修仙界选择了折中的做法——每隔十年举办一次天材地宝大会。集结百宗之力,一起进入这片地带,杀掉一些太过扎眼、危害性太强的妖魔鬼怪,免得它们不断膨胀,危害人类。同时,亦是给门下弟子一个历练会友、组队寻宝的机会。

因为有一定危险性,各世家和仙宗一般只会派金丹以上修为的修士进去。当然,若有人愿意,也可以带上自己的仆役。

一周目的时候,陆鸢鸢也进去过。里面确实颇多罕见的宝物。她只是担任后勤工作而已,也采到了不少好东西,拿去卖掉,可以换来不少灵石。论奖励爆率,比执行宗门任务要高多了。

原来,最近一次天材地宝大会,就在半个月后举办。

丹青峰的名单,是由大师姐殷霄竹拟定的。

陆鸢鸢想了想,问:“元君,你会去吗?”

“机会难得,自然会去。”

陆鸢鸢眨了眨眼:“元君,你可以带我一起去吗?我就是想去见识见识,保证不给你添乱,我会待在后勤的。”

殷霄竹看了她一眼,不出意外地拒绝了:“你还是凡人之躯,这个地方你不该进去。”

看出了她还要说话,殷霄竹搁下笔,耐心地安慰:“不必担心,我十天之内必会出来为你解毒。”

陆鸢鸢闭上嘴巴,不再争取。

算了,她本来就是试一试的心态,并不指望殷霄竹会答应她。

看来,还是得尽快练出金丹才行。

回到蜀山后,陆鸢鸢恢复了两点一线的生活。除了白天上课,她每天夜晚都会修炼《媚心三式》的前半本书。她掐算了一下,照这个速度,她大约会比上辈子快三分之一的时间结出金丹。

一转眼,时间就到了天材地宝大会出发前夜。

丑时,更深人静。

秋季天气凉爽,夜里睡觉格外沉。陆鸢鸢睡得正熟。毫无防备下,突然被系统一阵直冲大脑的闹铃声叫醒,吓得一激灵,微微失色,坐起身来。

系统:“叮!隐藏剧情【苦夜】更新,请宿主前去殷霄竹的住所外查看。”

陆鸢鸢:“……”

她脑阔抽疼,搓了搓眼角,很想骂脏话。

什么破系统,她的心脏病都要吓出来了!

隐藏剧情居然又更新。系统不说,她都快忘记这茬了。

难道殷霄竹又摔倒了,要她去扶?

想起上回的三块灵石,陆鸢鸢深深吸了口气,按捺住半夜被吵醒的起床气,爬起来,披上外衫。

推门出去,走廊黑漆漆的。陆鸢鸢着软底绣鞋,落脚无声,走到旁边的寝室前,却见里面乌灯瞎火的,没有一点光亮。屋子后方,倒是传来一阵很轻的说话声。

陆鸢鸢一愣,疑惑地循声上前,停在走廊拐角处,屏息一看。

那是一片位于寝室后方的崖上高地,秋海棠簇簇环绕,娇艳柔媚,寒露濡湿石地。殷霄竹披着外袍,站在最盛的那株秋海棠下,她身前,则站着一个女修。

深更半夜的,怎么会有人挑这种时候来拜访殷霄竹?

由于殷霄竹背对着她,陆鸢鸢看不到对方的表情,只听见她冷淡的声音:“我没有召你,你不该来此。”

陆鸢鸢还没弄清状况,那女修便说话了,发出的却是一道年轻男子的声音:“怕什么,蜀山这结界,还防不住我的傀儡术。”

傀儡术?

陆鸢鸢一凛,睡意瞬间蒸发。仔细一看,更是有股寒意从她后颈冒起。

她发现,那个女修竟从头到尾都没张过嘴巴,双手垂落,目光僵硬发直,似是一直用腹语在说话。

浓烈的不祥预感从脚底升起,攫住她的气管。

怎么办,她觉得自己好像看到了一些不该看的东西……

要知道,在电视剧里,NPC听墙角被发现再被灭口,几乎是黄金定律啊喂!

她对殷霄竹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朋友不感兴趣,心中打起退堂鼓,慢慢地退后,打算原路返回。

系统:“叮!【苦夜】剧情进行中,请宿主勿后退。”

陆鸢鸢双足瞬间被钉在原地:“……”

那厢,殷霄竹沉默着。

似乎感受到了这沉默中隐隐透出的压迫感,那“女修”顿了顿,态度软化了些,说:“我知道了,我下次不会了。我只是来问你,你待何时动手?虚谷这两天又在殿上试探你,我看,就是因为两年前那次疗伤,你不肯和她一起进寒露泉,那老不死的从那时就开始怀疑……”说着说着,那“女修”猛然抬头,直直逼向陆鸢鸢所在的角落:“谁在那里!”

推荐阅读:

那年的风吹过你 开局一个掌中宇宙 余生有你安好 皇后的宫斗日记 假如我们不曾有如果 我在仙界捡垃圾 重生嫡妻的复仇 一定要摆脱女二命 狐心仙途 监控天琴人 从光字片开始的影视诸天 乡村小神医 重生俏厨娘养成记 我不想当女主角 位面电商 龙裔的轨迹 史上最强猎头 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 叶落梓生时 都市妙手仙医 三国之鸿鹄高飞 战龙狂婿 征战万界 摄政王的柔弱小娇妻 离婚后大佬宠我在心尖 方大厨的黄金年代 豪门团宠 足球救世主 和金蝉子在一起的日子 英雄联盟之造神计划 凶兽横行 末世之我是宠物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