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7 章

玉素光见来人是王凌波和叶华浓, 又羞又恨。

即便身败名裂,她也不愿在两个凡人蝼蚁面前做出狼狈丑陋姿态。

她眼含杀意的站了起来:“是你们啊?”

“我虽不知你们耍了什么花招,竟能找到这里, 可就凭一个废人一个凡女, 也敢只身前来?”

玉素光虽心中生疑, 但勉强还算从容。

对于弹指就能取走其性命的蝼蚁,她实在没法慎重以待。

王凌波却似是走街赶集碰到人一样,笑眯眯道:“非是我们胆大, 实在是在其位谋其职。”

“如今饮羽峰一应俗事归我管理,阖峰财物从我这里出入。玉姑娘不声不响就搬走大半, 可让我如何交代啊。”

玉素光脸色越发阴沉, 她对这凡女的话不以为意, 心里思虑的却是别的事。

以她此时惊慌混乱的思路, 是如何也想不出事态为何会这样的。

可既然这凡女知道她出逃路径,并赶了过来, 那么大师兄呢?她的发带可是大师兄亲手编织相赠。

是不是大师兄的视线已然落到她身上?她的一举一动都在对方俯视之中。

玉素光心中颤颤,小心翼翼的放出神识感知,确定这周围没有别的修士。

她入境处境,修为高深能瞒过她感知的, 根本不必隐匿气息, 直接现身捉拿便是,一旦打斗起来惊动周围,她也插翅难飞,何苦多此一举。www.ceche.top 当年小说网

想到这里, 玉素光准备赌一把。

赌即便大师兄知晓她在此,也需要时间赶来。

这瞬息的时间内,她能杀掉这两个凡人, 并撕掉遮挡传送阵的发带,然后逃走。

想到此,玉素光抬手欲劈。

然她手臂刚抬起,指尖指向二人时。

只听嘶拉一声,伴随着纸张撕裂的声音,玉素光的手臂森然断裂,鲜血狂涌,如同往下倾泄的葡萄美酒。

“啊————”

同样是断臂,玉素光可没有公羊却的耐性和气节,顿时惨叫出声。

“我的手,不,我的灵脉。”

若光凭王凌波和叶华浓两个凡人,便是她们手里有牵制她的东西,也赶不上玉素光出手的速度。

玉素光分明感受到了的,在她断臂之前,她体内的灵力运转已经出现问题了。

疼得满脸冷汗的抬头,就见王凌波手里拿着一个纸人,那纸人的一只胳膊已经被撕了下来,捏在王凌波手中。

她两指一松,那截胳膊纸晃晃悠悠的飘落在地。

王凌波声音飘忽道:“玉姑娘可莫要轻举妄动,我们两个凡人对着玉姑娘这般元婴大能,难免心中惴惴。”

“你一个动作若让我误会是攻袭之举,难免手上紧张,幸好只是撕掉一只胳膊,若是不小心对半撕开,那就对你不住了。”

玉素光捂着断臂,死死盯着二人,突然恍然大悟。

“回生丹,是那颗回生丹。”

她从被关押之前,整个人都在众目睽睽之下,其中包括师父渊清真人还有门天真人两位大乘。

若那时候她身体便有异,当众被真言陶偶审问时,为确保她没有受控,肯定有无数大能用神识扫过她。

而在那之后,她唯一吃下的东西就是回生丹了。

发带是师兄送的,而回生丹却是这凡女从师兄的宝库中拿的——

王凌波痛快承认,毫不遮掩:“嗯,玉姑娘服用的回生丹乃是我特意拜托叶管事烧制。”

“配方倒与一般回生丹无差,只是炼的时候分了两层,夹层之中刻下了傀儡阵。”

玉素光简直闻所未闻:“丹药这等弹丸之物怎可能刻下法阵?”

这到底哪个邪修想出来的阴损主意?日后修士莫不是服用丹丸都得小心翼翼?

王凌波叹了口气:“确实不便,我琢磨出这个法子后,无论如何试验,也无法兼顾隐蔽与效用。”

“所以只刻了阵核,这是能避开元婴以上修为神识的极限了。”

玉素光仍旧不信:“阵核与阵身若是分属不同载体,哪里还能起效?除非两相贴合四十八时辰——”

她的声音越来越小,接着缓缓抬头,目光惊悚的看着头顶展开成巨布遮住传送阵的发带。

王凌波的声音印证了她的猜测:“这颗回生丹藏于发带内,玉姑娘佩戴在身又何止四十八时辰。”

玉素光呼吸急促,抓到了一个重点,她盯着王凌波不愿置信道:“这发带可是大师兄亲手编织的。”

“大师兄会编入储物阵,会编入传送阵,绝不会编入傀儡阵。”

因为若想对付他们,大师兄根本犯不着这么麻烦,而干多此一举的麻烦事,一贯是大师兄不愿的。

王凌波笑着摇了摇头:“不,就是你大师兄一缕一缕编织起来的。”

“只不过在他编制储物阵之前,传送阵与傀儡阵就已经绘好,分段于丝线中,杂糅扭曲,而那储物阵的刻录,便是组装的顺序。”

玉素光闻言只觉得茫然,他们同门几人都是剑修,对阵法一道都不算精通。

但即便如此,她也知道没有那个阵修,钻研的会是这些。

若非此时处境不祥,玉素光都得对这些千奇百怪的巧思拍案叫绝。

只是如此也可以肯定了,这二人出现在这里,是出于她们自己的算计,与大师兄无关。

大师兄多半是连她在何处都不知道。

意识到这点后,玉素光当即拿起了她识时务的优点。

全然不在乎仙凡之别了,放低姿态对王凌波道:“你我虽然见面开始就多有不快,可说到底也不过是些口角之争。”

“你也明白,对你处处针对根本不是出自我本意,我不过是受处境裹挟,不得讨好宋檀音,按她心意行事罢了。”

“宋檀音她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什么坚韧率直的小师妹?”说到这里玉素光脸上是真实的嘲弄:“不过是个恶毒虚伪的贱人。”

接着充满期待的看着王凌波:“我手里有她的把柄,她指使别人替她出头的那些脏事。”

“你放过我,我便将这些都交于你,她不是与你争夺大师兄吗?这些把柄定能让大师兄从此对她厌恶至极。”

王凌波问:“你手里的把柄能让宋姑娘落到你如今境地吗?”

玉素光喋喋不休的嘴闭上了。

王凌波叹气:“想来也是,宋姑娘做事可比你聪明多了,你便是有她把柄,拿出来顶多也是疑罪从无。”

玉素光:“将她定罪确实不易,可让大师兄相信却不难,大师兄本也不是对她本性全然不知,定会厌弃宋檀音的。”

王凌波:“可是我要赵离弦对宋檀因厌恶有什么用?他的心意是什么稀世珍宝吗?”

“连我都知道你大师兄没心没肺,玉姑娘该不会不知道吧?”

玉素光大惊,好似头次认识王凌波一般。

从一开始王凌波出现在此,不论中间的过程计谋,她都没怀疑过王凌波的目的。

不过是排除异己。

那些妨碍她与大师兄双宿双飞的人,这阴险毒辣的凡女都要剔除。

可此时王凌波提起大师兄的冷漠和客观让她意识到自己错了,没有哪个女人面对心悦的男子会这般清醒。

王凌波的态度让玉素光不安,她眼神乱瞟,落到了叶华浓身上。

在叶华浓显而易见的立场和动机中找到了安全感。

她转而对叶华浓哭惨道:“是因为你要报仇吗?”

“我知道我罪孽深重,遭到报应是应该的,如今我身败名裂,又断了一臂,这都是我咎由自取。”

“可我的罪孽,全跟玉家脱不了干系,是玉家把我养成这么个肮脏丑陋的怪物。”

“我一开始被接回玉家,连个名字都没有,那时我的好母亲养了一条灵犬,她便让我与一条狗同吃同住。”

“狗吃剩的东西才能轮到我,对外却说我顽劣,离不得宠物。”

“她时常假作玩笑,说我既与狗这般相好,以后便配给狗做媳妇罢了。”

“哈哈,她大可说是玩笑之语,下面的人又岂会听不懂?她就是想让人用最肮脏低贱的法子欺辱我。”

玉素光笑容越发癫狂:“可我又怎会如她意?她要我下下贱肮脏,我便把她夫君儿子都拖下来。”

“我就是得靠着这般讨好父兄,才能过得好,我是下作歹毒,可谁给过我机会长成一个好人?”

叶华浓性子本就老实良善,便是心中有恨,听了玉素光的遭遇也觉得唏嘘无措。

她有些不忍的别开眼睛,不让自己动摇。

可下一秒,玉素光的惨叫声又传入耳中。

叶华浓猛地看去,就发现玉素光剩下的另一只手臂也断了,再看王凌波,果然是她干的。

王凌波慢悠悠的扔掉撕下来的一截纸人手臂,而对应的玉素光那条掉落的手臂,细看下竟发现手里攥着一枚火灵石。

玉素光此时灵脉受制,无法随心施展术法,但属性灵石只消撞击就可生效的。

她怕是想掷出火灵石,放一场大火烧掉头顶的傀儡阵,顺便死两人,这样一来也就脱困了。

王凌波与叶华浓如今只是凡体,经不起上品火焰灵石的灼烧,玉素光即便受制,她元婴期的道体可不怕这等火焰。

在玉素光的惨嚎中,王凌波幽幽开口道:“玉姑娘将自己说得凄惨卑微,却也不妨碍你轻贱人命,赶尽杀绝。”

“你视人如蝼蚁,如今却指望蝼蚁的怜悯吗?”

推荐阅读:

超级无敌系统 星二代的逆袭 破神灭佛 仙缘剑路 无上道心 无限之冒牌主神 我竟然成了救世主 重生后我每天追夫火葬场 工业之流光岁月 天生王者 星星坠入星河 晚风已微 传奇从我是歌手开始 自闭红颜痛 变身之武侠到神话 巫师自远方来 读什么书不如去搬砖 穿到回猫变成鼠 张星星的坎坷人生 大明极品假太监 灵魂之火 国婿风水师 首辅娇娘 一界圣主 红警之超时空兵团 超神级好人 先生你的糖掉了 只为今生遇见你 冷艳总裁的近身保镖 异魔猎人 山海狱 老公今天又脸红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