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7 章 显眼包

三十七章

邵征跑出门结识新小弟去了, 老树根林场住户比横山林场要多,小孩子也多,邵征有得忙了。

趁着施常青父子还没会来, 叶开抓紧时间推销自己。

“愫愫同志, 你也该看清了, 只要你一天没对象,上门给你介绍对象的就不可能断。

叔叔如今这个位置,也不好做撵人的事儿, 往后来的人只会越来越多,清静是不可能了。”

“停……打住!”施愫愫觉着这人太夸张了, “来吧, 等知道谁来也没用就好了, 十天半个月我能忍。”

施愫愫觉这只要自己坚决不点头, 谁也不想总自讨没趣,至多半个月那些人就会歇了心思。

叶开也不强求, “那咱们就试目以待吧!”转而说,“明天我和邵征也跟着去搭把手吧。”

施彦铭已经和车队借好车了,明天接黑塔外还要给施萍萍搬家,想到那个江潮肯定也会跟着帮忙, 施愫愫就有些犹豫。

她发现了, 见到江潮,这人会有很小心眼的行为,虽然很隐避,可万一呢, 到时家里要是谁看出来,只想想她都要尬到抠脚。

“那个江技术员也在吧,他要找你说话, 我还能帮你挡一下。”叶开索性直说。

她要说不行,这人肯定又要扯出啥“谁都不行”了,施愫愫没奈何,“只是最好保持距离哈,别让我大姐大姐夫难做。”www.duhua.top 逍遥小说网

叶开瞥她,“我是那样的人吗?”

施愫愫不想跟他一般见识,可也不想助长他,转了话,“叶大哥,厨艺这个儿事儿吧不是能强求的……”

她实在怕施彦铭被他折磨到罢厨了。

叶开却自我感觉良好着呢,“我觉着我进步了不少,那天那个炒白菜丝不是还行吗,叔叔也说比他做得好。”

她爸那是客气好吧,可对一个不愿面对现实的人,说再多也是对牛弹琴,“那你随意吧,就是长城不是一天建成的,适当歇歇吧,没准哪天你就突破了。”

给哥哥争取些喘息的空间也是妹妹的心意了。

叶开这次听进去了,“有道理,那我今天就先停一下。”

施常青和施彦铭很快回来,看到叶开没跟着来灶间,施彦铭还很奇怪来。

他之前也不是没隐晦劝过,可叶开那个坚决劲儿根本没法憾动。

还是施愫愫悄咪咪进来给他解惑说,“哥,记得欠我一次啊,我给叶大哥说了学厨也要适当歇歇的。”

闻言,施彦铭整个放松下来,“还得是我妹,哥开工资了你随便花。”

施愫愫扬着脸,“好稀罕吗,谁还没有工资似的。先记账,等我想到了跟你提要求。”

施彦铭连连拱手,“失敬了,施主任!”

搬过来后都没有时间,施愫愫只利用中午的时间在屋后的河沟里捞了筐杂鱼回来,晚上就是一大锅杂鱼贴饼子,还有邵征在河沟边挖的野菜拌了一盘,一家人吃得很满足。

吃饭的时候,听叶开说等会儿锁了院子门让他们清静一晚上,施常青没有反对。

施彦铭是真贤惠,还特意给妹妹和外甥准备了看演出的小零食。

之前吃不完的野兔肉他给酱的香辣兔肉干,还有糖酥花生,他给装了两大包,足够姨甥俩吃到演出结束了。

怕被人先登门了,撂下碗叶开就带着施愫愫和邵征出了门,还真是巧,正锁大门呢,就有一位四十多岁的男人来了。

看着施愫愫笑问,“小施同志吧,怎么施厂长不在家么?你们这是……”

邵征知道小姨烦死这些人了,过来代答说,“我们全家都要去部队大院看演出,我姥爷和舅舅不爱坐车,前面先走了。”

完美!小破孩儿是真明白呀,这样说法,别人看到她和叶开在一起也不会多想了。

果然,那人眼神里的些许怀疑去了,遗憾道,“那还真不巧,只能改天再来了。”转头走了。

邵征推着施愫愫,“小姨赶紧上车,你看那边还有人过来。”

几天下来,邵征已经把老树根林场的人认了个差不离儿,老远就看清了往这边来的不是林场里的人。

姨甥俩火速上了车,后车窗都没开,就怕被人顺着窗看见问话。

车子很快开到西山部队大院,进了大门直开进去,正对的就是部队大礼堂。

大礼堂前面的广场上全是等着进场的家属和战士们,黑鸦鸦地全是人,热闹得跟赶年集一样。

原来看电影或是看演出,战士们都是列队进场。

叶开觉着好容易休礼拜,没必要再绷着,他让把演出票下发,战士们也可以自由入场。

这样不止是战士们可以找老乡一起看节目顺带聊聊家乡,就是军官们也可以陪着媳妇孩子回归下家庭,这一小小的举措,可说赢得了团里官兵的一致欢迎。

当然营团级的军官们是没这个待遇的,军区文工团下来慰问演出,领导们还是要坐在前面支持一下的。

原来只团级领导们出面就可以了,可叶开为了不让自己目标太大,营级的他一个都没放过。

实在是在会宁军区时就是,他对文工团的人向来避之不及,这次躲不过,就找来一大帮坐陪的。

叶开在礼堂广场对面停好车,这边施愫愫已经被邵征拉着下了车。

在部队大院看文工团演出,上辈子电影里才能看见的场景呈现在面前,施愫愫觉着很新鲜,也很有意思,这几天积攒的烦闷都散了,这会儿看什么都是晴空万里了。

有票自己入场就行了,姨甥俩手拉手拎着零食袋子往广场那边走。

走出了大约十米远,人来人往中,被赶上来的叶开在后面喊住,“你俩不是吧,吃的都不给我留一口,感情我就是车夫呗!”

瞬间各样眼神从四面八方汇聚过来,这个显眼包!

施愫愫错着牙给手里的零食袋子交给邵征,“赶紧给你爸,我在前面等你。”

邵征接过去,飞快过去找他爸,可还没完。

“施愫愫同志给个袋子呗,我没地儿装。”叶开搁后面接着喊。

施愫愫这会儿知道错信了,不理他只会一遍遍喊,他压根就不怕人看,也不嫌丢人。

转身气势汹汹地走过去,压着嗓子说,“谁出门还要拿空袋子,再说你不是都不吃零食的吗?”

叶开还委屈上了,“肉干我挺爱吃的……花生也能吃两口。”

人家要吃你还能不给吗?

施愫愫没法没法的,“行,叶副团要吃必须有啊!”就要给两个袋子互相混装一下。

却被父子俩一起拦住,邵征,“小姨,这样串味儿就不好吃了。”

叶开,“别,辣的和甜的沾一起没法吃了。”

施愫愫差点原地暴躁,“那没有袋子你们说咋办吧?”

叶开指着她衣兜,“我看你晚上装了条新手绢,你不是还过水洗过了?”

“花的,花手绢你也要?”施愫愫有些咬牙切齿了。

叶开却一脸无所谓,“花的怎么了,没哪儿说不让包着花手绢吃东西吧。”

施愫愫深吸了口气,“行,你都不嫌现眼我管呢。”拿出兜里绣了花边的手绢,给肉干包了递过去。

叶开又指指花生,“花生不想给我吃么?”

再忍无可忍,施愫愫原地转了个圈,气哼哼地又抓了把花生进去,“谁一分钟前说甜的辣的沾一起没法吃?失忆了哦!”

叶开呵呵笑开,“我那是不想你们吃不好吗,我糙着呢,咋吃都一样。”

接过手绢零食包随手揣到衣兜里,也不管鼓鼓囊囊地不好看,斯斯然地迈步走了。

几步后又回头,“你俩等会儿别乱走啊,我前面支应完了就过去找你们。”

施愫愫敷衍地微抬手,一句话不想说了。

边上邵征眼里都是同情,“小姨,你不觉着我爸越来越厚脸皮了吗?”

施愫愫恨恨点头,“可不是,他现在脸皮比城墙还厚。”

“所以比不过咱就想点开心的,影响心情就得不偿失了,对不对小姨。”邵征贴心劝她。

想想西山部队这边和镇上交集很少,这边丢人了也不会传出去,爱咋咋吧。

“我听我外甥的!”

姨甥俩拉着手找了个人少的地方等着进场。

却不知刚那一番场景给西山部队这些人看得眼珠都快惊爆了。

当然也包括韩东升和梁春晓夫妻。

从徐宝蓉事件后,韩东升冷待了梁春晓很久,夫妻关系一度紧张。

还是前天梁春晓吐得厉害,自己去镇上医院查出怀孕了,回来和韩东升说了,喜出望外之下,韩东升才重新有了好脸。

昨天发了演出票,他回家就拿了出来,还给了她五块钱,让她买点爱吃的,今晚上一起看演出。

上回倒底没去宋团家陪礼道歉,梁春晓也算保住了些脸面。

虽有楼下赵副连长和洪指导家属给事儿传出去了,之后没两天,徐宝蓉又回了洛安市,再有别家夫妻大打出手的事闹出来,梁春晓背后做的那些事也就渐渐没人说了。

可对于给徐宝蓉拐带偏了的施愫愫,梁春晓是记上了。

叶开这里梁春晓也想了,就算秦副营长来了,叶开要给施愫愫介绍过去,她也有法子让不成。

还是老说法,只一句施愫愫不好生孩子,她也不信谁还会想给施愫愫娶回家。

而且梁春晓也不觉着亏心,上辈子施愫愫就是没生出孩子来。

所以,施愫愫就是美得勾人摄魄又怎么样,只不能生,再喜欢她的男人也得却步。

放下了大心事,梁春晓刚松口气,没几天刘金巧就找来,说镇上人都看见叶副团送施愫愫去百货商店了。

虽然刘金巧跟人说了那都是看那小孩的面子,心里还是不放心,过来问问倒底是怎么一回事。

梁春晓忙说她也见了,根本不是那回事儿,给刘金巧说以后这样没影的事儿听到也当个笑话就成,强调叶开就不可能在这边找对象。

虽心里都清楚,可梁春晓还是气不过施愫愫借着叶开得意于人前,让林业局里好条件的人家为这个好处给儿子求娶她。

于是就教刘金巧回去也跟林业局的人多宣传宣传施愫愫不能生的事儿。

可第二天下午刘金巧又过来找她,说往外传话的事儿得等等看了。

梁春晓忙问怎么回事,刘金巧就告诉她,施常青被局里提拔成了新成立的家具厂的厂长了。

他风头正盛着,要是这会儿传施愫愫的不好,保不齐就有人为讨好施常青去告状,到时追问出是刘金巧说的,梁家以后在陵水都要呆不下去了。

梁春晓当时整个都是不真实的,她不明白,上辈子窝囊不得志了一辈子的施常青怎么这辈子就能翻身当厂长了!

家具厂上辈子的厂长根本不是他,当时建厂的消息一出,这个位置在林业局就争开锅了,最后还是洛安林业总局派人下来做的这个厂长。

自打有了家具厂,陵水林业局下第一单位贮木场都靠后了,家具厂的厂长在林业局很有地位,几位副局长之下就数他了。

之前听说施彦铭腿伤恢复上班,还当上车队检修组组长小升了,梁春晓也只是小小不舒服了一下,拿韩东升将来会升副团长,她也有吉普车坐来安慰自己,很快就放开了。

可这会儿施常青当了家具厂厂长的消息,却深深刺激到了梁春晓。

这个她真的没法不放在眼里,有个当厂长的公公,那完全就不一样了。

将来就算林业局开始买断了,也影响不到这些上面的,日子仍旧好过不说,子女也都能走出去有个好发展。

更别提施常青现在厂长的工资,还有施彦铭的工资,两下里加一起算出的数,让她根本没法不在意。

何况哪止这些,后面两人肯定还要涨工资。

那么些钱攒八年十年下来,到八十年代初出去做生意都能当大本钱了。

关键还有施常青那么些年的关系人脉铺路,到时做啥还不得一帆风顺的,可不得发大财了。

回头再想嫁给韩东升已经一个多月了,她连五块都攒不上。

以她这一个月的了解,将来她要做生意,根本指不上韩东升给她出钱,她得自己想办法。

两下里对比,梁春晓重生以来第一次后悔了。

以现在施家的条件,她嫁过去的日子人人羡慕不说,她再抓着重生的先机,利用好施家的条件,将来只会过得更好,甚至会不亚于将来的徐宝蓉。

镇上都传品鲜楼的徐老板好本事,自己花钱买了辆车开着。

徐宝蓉买车的事梁春晓觉着有点吹大了,她在那会儿就没见过个人能买车的呢。

所以买车的事儿她也不敢想,且后来家具厂的厂长也都配车了。

她只要嫁到施家,不会少车坐,哪哪都是人上人的生活,要比韩东升升职后能带来的要多得多。

越想越糟心,刘金巧还在边上直念叨她一手好牌打得稀烂,副连长爱人只听听罢了,手里连五块都拿不出开,要是在施家,她兜里揣五十都没人吱声……

梁春晓控制不住给刘金巧撵走后,自己却躲屋里哭了半下午。

可这还没完,刺激她的事一件一件的出来。

隔不几天,施愫愫就成了什么山林守护员,一个月有二十五块工资。

她要每个月有二十五块工资,何至于在韩东升面前低声下气的。

那天也是巧,她回娘家还没坐稳,就听广播里播施愫愫的光荣事迹。

第二天就听刘金巧跑来跟她说,局里许了施愫愫可以在林业局下头单位随意挑工作。

施愫愫工资直接就是四级五十一块,之前的二十五还照给,加起来施愫愫也能拿和施彦铭一样的超高工资了。

梁春晓那会儿被打击的就恍惚了,可还没完,隔了两天,施愫愫摇身就成了车间主任,手底下管着二十个人不说,上面还没人压着她,单位里都是她一个人说了算。

说是车间主任,在梁春晓看来就是个小厂长了。

重生以来,她抢了施愫愫愫婚姻,以为施愫愫只会比上辈子还潦倒穷困。

可现实却是如此骨感,施愫愫一路直上,反是她过得窝囊,就上辈子同期,刚嫁给施彦铭那会儿还过得更好些。

之后的时间梁春晓一直有些浑浑噩噩打不起精神,对韩东升的冷待她也没像之前似的婉转相就。

还是知道怀孕后,她觉着不能这么下去了,昨天韩东升给了好脸,梁春晓也借着下了坡。

三天来她想了很多,决定为了孩子好,她也得想法子扭转局面。

她不信自己一个重生的会不如施愫愫!

可眼前是啥?

叶开怎么跟施愫愫那样亲密熟稔,再不想承认,她也知道这个走向不对了。

转头看到韩东升有些恍神的样子,梁春晓忍着不舒服问,“东升,我怎么瞧着叶副团对施愫愫有点不一样啊?他俩能成吗?”

韩东升回过神,看向梁春晓忽然升起了不耐烦,“说了多少次成不了,你咋还问。”

梁春晓压着不满,“可你看他们刚那个样子跟搞对象似的。”

韩东升这一会儿就想和她唱反调,“我没瞧出来,人那是兄妹情,你别什么都张口就来,上回的事你还没长记性吗?”

上次的事就是过不去的坎儿,只要她哪儿没做好,韩东升就要拎出来说事儿。

再问下去,韩东升可不会管是不是在外面,照样会给她没脸。

梁春晓再没吱声儿。

韩东升却并没有多痛快。

时隔一个多月再见到施愫愫,原以为婚事不成,她也会消沉下来。

可现实却是他想多了,没嫁给他,施愫愫反而更加光彩照人了。

美貌更胜从前不说,还添了绰约如兰的高华气质,也更会打扮了,竟比刚看到的,会宁来的那些文工团的姑娘还要出众打眼。

再想想施家现在的步步走高,施常青当了厂长,施彦铭也好好地回去上班了。

梁春晓说的,施家的无底洞填不完的情形根本没出现。

相反施愫愫现在一个月能拿七十六块钱工资了,比他都要多四块,最主要是她的工作说出去也脸上有光。

那可是自己说了算的车间主任,扒拉遍一五八团的所有军嫂,就是那些有工作的团级干部的家属,也不过在后勤处帮忙,负责些杂事或担些妇女工作,哪个都不能和施愫愫相提并论了。

韩东升控制不住就会想,若他和施愫愫结婚了,只不用想着和叶副团比,就是宋团蔡政委家那些家里统统是不如自己的。

原他还觉着不能有自己的孩子是不可接受的,可现在想想,这么多花都花不完的工资,到时从家里兄弟里过继两个侄子,都是至亲骨肉的,那日子怎么都是挺美的。

和梁春晓结婚一个多月了,天天被她盯着工资,新婚的甜蜜只维持了几天,韩东升那会儿就有结婚有些操之过急了的想法。

今天看到了施愫愫,这种想法更被放大泛滥,看梁春晓就更不能忍受了些,因她怀孕而生出的喜悦忽然就淡了。

只是又哪有后悔药呢!

韩东升是不信叶开和施愫愫能有什么,他也是男人,觉着叶开因为施愫愫的美貌有怜香惜玉的心是免不了的,可结婚就免谈了。

至多是以兄妹的名义多照顾下,别的什么也不可能有。

想到这些,韩东升心里是不平衡的。

叶开有更好的选择看不上施愫愫。

施愫愫和自己堪为良配,他却丢了机会糊涂娶了个什么也不是的,越想越是意难平心不顺。

就在夫妻两个各怀心思的时候,大礼堂开门放人入场了。

进场后,夫妻俩的位置和施愫愫就隔着两排,虽听不真那边说话,可什么情形都一目了然。

施愫愫边上坐得都是宋团,蔡团政委,孙副团那几家的家属。

就看到那几位大姐主动和施愫愫搭话,而施愫愫一点没怯场不说,态度反而有点客套冷淡,反而是几个大姐说的比较多,还总想给她拉进话题。

而这都是她求而不得的,这让梁春晓在后面越看越刺眼。

本来很期盼想看的演出开始了,梁春晓都看不进了,脑里反复都是施愫愫那样看淡一切模样,压都压不下去。

等演出中途,就见叶开悄悄从第一排起身,找人换了坐位坐到施愫愫旁边,明明施愫愫在认真看演出,他不好打扰却总是见缝插针地找机会和她说话,扫都不扫舞台上一眼。

就在刚进场的时候,文工团里几位主要女演员还都一个劲儿地想往他前面凑着说话,叶开都是连机会都不给,把身边的人都推出去,自己站最后的。

换到施愫愫面前却是这样鲜明的对比,他成了上赶子的,施愫愫却是那个爱理不理的了。

这怎么可以,施愫愫只镇上风光,她还可以眼不见心不烦,梁春晓绝不允许她再踏到部队里膈应自己。

推荐阅读:

倾城谜情 都市绝品神医 梦幻机 穿成反派被迫装傻 从杂货铺开始的商人之旅 龙凤大劫难 今天上交文物了吗 绝影神尊 吕子乔修仙传 见枫绝世 异界之无耻师尊 柳元柳老道连山 无敌二师兄吕少卿萧闯萧漪 科技小农 无限之时空召唤 异能时代 星际屠龙战士 登临仙古 超能力客栈 胭脂惑 读我心声后,全家手撕舔狗剧本 异界之石迹 规则怪谈:我开局觉醒无限模拟器 陆少又又又皮了 林宇 逐鹿台 重生后,朕和皇后在逃荒 偏执王爷的团宠医妃盛锦姝阎北铮 超限传说 变身双胞胎少女,我开局扮演阿离 娱乐:从现在就出发开始 禁忌法塔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