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2 章 探索

座椅空荡荡,魔鬼在人间。

“不要,”路栀看向沙发,“除非你让我抵消那十五分钟。”

“让你抵。”

“真的?”

“嗯。”

她怀疑地走过去,担心他又挖坑,毕竟还没……躺他身上过,她说:“你要不要关下灯。”

他很坦荡:“我要是关灯今天不可能只接吻。”

“……”

路栀还没找好角度就被人锁住腰身,他舌尖几乎是一瞬之间抵了进来,她仰不起头,只能更侧靠他的角度沉下去,海盐味混合薄荷的凉感在口腔内横冲直撞,他的另一只手就搭在她后颈轻微摩挲,因为姿势,他舌尖探入得比以往更深,她脑子里一团浆糊,还是一接吻就发懵,遵循刚才练习的惯性可能是动了动,尝到他舌根的柠檬味道,递进地侵袭感官,她意识到什么,几乎一瞬间就要后退,又被人顺着按回来,吸吮的声音强烈。

不知道亲了多久,可能终于到了一刻钟,她缺氧地趴在他耳边剧烈呼吸,能感觉到他的吻沾着湿润的交互的液体,绵绵地落在颈侧:“宝贝好聪明,一学就会。”

……

她指尖顺时收紧,感觉到血液齐齐涌向大脑,后背一片灼烧,强烈的羞耻感让她灵魂脱壳,如果可以,能一辈子不用面对任何人就在这里趴到死,也很好。

…………

她是不是幻听了,还是他真的叫了。www.cegan.top 雨夜小说网

她乱七八糟地想,很可惜并不能在这里趴到死,等她平复呼吸,二人就上了车。

她甚至没好意思问,你那个主要文件处理好了没有。

车子点火时他接到电话,刚滑开就是爷爷的一声暴喝:“十二点还不回家!你想干什么,来荔湖别苑给我收尸吗?!”

路栀:“……”

傅言商:“我跟她在一起。”

后面的对话她都没听进去了。

现在又变成“她”了是么,路栀看向窗外,怀疑自己刚刚是不是真的出现了幻觉。

老男人。烦死了。

等她意识到不对回过神,傅言商已经看了她有一阵了,甚至好像还开了口。

她已经完全屏蔽掉了,这会儿才转头:“啊?”

“我说,等会就到家了,你要不要去超市买点什么。”

她现在很敏锐,几乎立刻提起精神看他。

傅言商沉默片刻:“我说的是很正经的买什么。”

“我没有想别的,”路栀眼明口快,“而且你在办公室都——”

她戛然而止,傅言商顺利把车驶出车库,靠在椅背上问她:“我怎么?”

这是你要我说的。

“你在办公室里做跟工作无关的事情,以后会经常想到的,”她语重心长,“这种特殊事件,会让你以后工作分心。”

他目视前方:“这只会让我以后工作更有动力。”

“……”

周天傅言商出门工作,路栀也在家接收画手发来的稿件,等把微信的事项都处理完后,她开了部电影,当睡觉的背景音。

家里没人,宗叔和阿姨们都出去了,外面下起淅淅沥沥的小雨,是最适合睡觉的天气,处理完工作,她也忙得有些头晕。

明明看海报还好,没想到电影里还有恐怖情节,她快进又暂停,好几遍才把电影看完。

这会儿更困了,她躺下没出神多久,就这么睡着了。

再醒是被梦惊醒的,她心脏猛地一沉,脑袋里一团浆糊,还在噩梦里没反应过来,手指已经混沌地播出一通电话。

微信在手里震动过两轮,她猝然回神,按下挂断。

未知的恐惧和迷茫在脑子里疯狂打转,她现在并不清醒,木着脑袋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她定定地看着通话页面。

……她做噩梦了,为什么会打给傅言商?

路栀就盯着手机出神,疑虑的中途,梦境也有一搭没一搭地跳进脑海里,还好是梦,她按了按眉心,心有余悸。

掌心的手机再度开始震动。

是傅言商回过来了。

她抿了下唇,才响了两下她就挂了,估计他不知道,还以为她打了很久。

她接起,晕晕乎乎地起身去开客厅的灯,接了杯温水,听到他问:“怎么挂了?”

她愣了两秒,才说:“你看到了啊。”

“手机放在桌上,还没接你就挂了。”

“哦,那个……没什么事。”她说,“你去忙吧,不打扰你工作。”

“你这样我没法安心工作。”

不想显得自己太大惊小怪,而且这个事儿她也没想明白,路栀简单道:“就是家里没人,做了个挺吓人的梦,不小心打给你了,没事了,我等下不睡了。”

他嗯了声:“现在还没人?”

她听了会儿动静:“好像还没。”

“那把电话挂着,”他说,“你想睡就再睡,我会马上开完了,等下就到家。”

她噢了声,也不确定自己还要不要再睡,听回声,他应该在办公室开线上会议,可能还没到他的环节,所以还能给她回个电话。

她工作不喜欢被人打扰,所以也很明智地没开口打扰他,多说几句你挂我挂也是推辞,她索性没说。

对面传来他均匀的呼吸和打字声,是跨国会议吗?输英文?她这么想着,重新在床上躺平,敲键盘的声音很催眠,明明说好了不睡,但困意还是袭来。

再醒来时楼下已经有交谈的声音,傅言商也在卧室里刚脱下外套。

她眨眨眼,看到银光一闪而过,指指他胸前口袋:“你怎么钢笔还没取下来?”

他循视线看过去,半晌才道:“……忘了。”

她点点头,裹着被子坐起身,大脑从休眠缓慢进入开机状态。

他摘领带:“做什么噩梦了?”

她垂头:

“说了你肯定得笑我,我不说了。”

他抬眉,神色不虞地看着她。

“真的没什么,”路栀说,“你没必要听。”

“如果我这么跟你形容,”他顿了顿,“你会不会更想听?”

“那你不能歧视我。”

不知道想到什么,他笑了下。

“小姑娘,害怕这些也很正常。”

路栀认真道:“我梦到丧尸在吃我的脑子。”

“……”

“而且吃得特别响,真的。”

“…………”

这晚她睡着时傅言商还在工作,她开了安神的香薰机,幸而没再梦到对她脑子虎视眈眈的丧尸。

第二天去工作室,午餐时跟李思怡说起这个话题,李思怡像突然触电,手舞足蹈:“你让我想起来,我之前有天网恋也是,做噩梦了给网恋对象打电话。”

“所以很正常是吧——”路栀说,“他怎么说的?”

“他可没你老公这么好,让我下次别突然打电话,”李思怡嘴角不受控地向下拽,“不过也有可能是因为他在读高三,马上要高考家里管得严吧,怕被发现在谈恋爱。”

“……”

路栀:“你都在谈什么?”

“姐弟恋,不行吗?!”

路栀低头挑着碗里的土豆块,不确定地想,她好像有点依赖他了。

不太妙。

下午是跟进玩家意见反馈的阶段,内测服的剧情已经渐入佳境,也新增了限时约会等环节,这一批反馈过来的意见,是说约会部分,人物动态不够自然。

路栀来回拖动动画:“说实话,是有一点。”

李思怡:“不过我们已经用的是很贵的建模师了,要再找更好的话,可能得试试做动漫的那些老师。”

“时间还够吗?”

“稍微有点赶。”

她找了一下午,终于找到一个动画行业的建模师,也给一些国民度很高的游戏做过人物建模,评价也都很好。

可惜微博简介已经标明,不再接外包项目了。

李思怡:“我看她IP就在苏城,工作室好像不太远,开车过去四十多分钟,要不我们明天去一趟谈谈?”

“也行,毕竟当面谈的成功率高点儿。”

敲定了明天的工作内容,路栀回家时还在想,得尽快把傅言商那个合同签好了,毕竟游戏就快要上线。

正巧,刚到家没多久,李思怡就给她发来一长串分享,路栀正奇怪是什么,点进去一看,是某个很红的恋爱博主,分享的一些自己和老公的婚姻保鲜秘诀,路栀只看了三秒就开始犯困,手指下意识一滑,去找新视频看。

但不过片刻,似乎是理智回笼,傅言商看到她又将视频翻了回去,但仍旧没忍住打了个呵欠,在评论区找到课代表总结的“拿捏男人惯用话术”,漫不经心地复制数条,然后粘贴到了常用语录里。

顺便打开了和他的对话框,预备演练了一下怎么粘贴最为迅速。

傅言商:“……”

“比起每天想起来就给我复制粘贴这些有的没的,”他说,“不如做点实际的。”!

推荐阅读:

龙珠之凡武惊天 重生之都市无敌 时光清凉你很暖 星际宠婚:韩教授的飒妻又掉马了 重生法师路 史上最牛读者 被读心后!全家逆袭年代带我躺赢 羸弱的代价 我是NPC大叔 妖精的棋局 玄雷至尊 字师传说 重生之都市擎天柱 武意长存 英雄学院之黑暗英雄 都市之全能召唤师 我不想无敌了 全能赘婿 掠夺三千逆世 穿成倒霉庶女,被权臣哥哥盯上了 心念剑来 万界诸天红包群 沐尘 太古龙神 我在异界当至尊 世子在线求生 星穹铁道:开局播放最后一课! 都市剧:爆炒宋倩,被童文洁堵门 末日丧尸任我砍 悟性逆天从超级大脑开始 武侠:天龙寺的白衣神僧 我乃大后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