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6 章 坏话

回到住处, 宋寻舟终于是忍不住询问妻子,妹妹说了他什么坏话。

“没说什么坏话。”齐玉珍说的是实话。

老虎应该不算坏话吧?

知道丈夫不会满意她的答复,她说得更仔细一些:“第一次给你过生日的时候, 因为两颗煎蛋说起偏心的话题, 偏心家人不是很正常吗?

兰馨也是我的家人了, 不过她在我心里位置肯定没有你高,我不喜欢听他说你的不好,所以把她注意力引到别处了。

我自己的想法是, 你讨厌青菜,觉得青菜是世上最难吃的蔬菜, 我尊重你的想法, 但是你不能把这种想法强加到爱吃青菜的我身上。

你不是钱, 没法做到人人喜欢你, 有讨厌你的人,也会有喜欢你的人。

兰馨并没有把那种想法强加到我身上, 我们两个很和谐地聊着别的话题。”

她没有厌恶兰馨说丈夫的不好,只是不愿意听。

丈夫再不好,小姑子目前也没法叫醒装睡的她。

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吧。

“什么话题?”宋寻舟不讨厌青菜, 知道她只是举个例子, 听明白她的态度,他也安心了。

只是想知道她们到底在聊什么。

丈夫这刨根究底的架势,让齐玉珍再次体会到了他的患得患失。

他不一定对这种话题感兴趣,就是觉得不安, 不放心吧?www.gezha.top 风雪小说网

齐玉珍不隐瞒:“我说我觉得她的话很有意思,回去试试把你压着揍,她问我, 哥哥能被我乖乖压着揍吗?我说应该能,我们就着这个话题聊了许多。”

“很有意思吗?”宋寻舟露出疑惑神情。

不清楚哪里有意思。

齐玉珍捂嘴笑,她是真觉得好有意思,笑着笑着说:“我想看你被我揍得嗷嗷叫。”

宋寻舟面露无奈:“以后少和兰馨这样不着调的人说话,要把你带坏了。”

带坏这话可就不对了,齐玉珍还是老想法:“一百个孩子一百种性格,你们都觉得我好,我不觉得我自己这样是好,我很羡慕彪悍泼辣的人,她们从来不会和自己过不去,因为在忙着和别人过不去,没空和自己过不去了。”

“羡慕她们能把老公揍得嗷嗷叫?”

“这个倒是不羡慕,我还是希望夫妻生活和睦,整天打来打去的,不如离婚得了。”

宋寻舟看着她:“不想被你压着揍,想被你压着,你想压我吗?”

大白天的,他又说这种话,真让人苦恼。

“想。”

苦恼是苦恼,齐玉珍一口答应下来了。

...

结束后,齐玉珍翻身趴在丈夫身上,宋寻舟稍稍调整位置,让她能更舒服。

趴着是不可能舒服了,还有被子压着,只能说勉强没那么难受了。

她主动亲丈夫嘴唇,亲了好几口,之后贴在他耳边问他个事情。

她说话用的气声,很小很小,不知道的以为她在说什么让人脸红心跳加快的话。

很寻常的问题,只是宋寻舟别开脸了,没有直接回答她。

齐玉珍忍住羞意撒娇,撒娇的时候还亲他。

宋寻舟抵不住她“凶猛”的攻势,皱着眉头回答了。

结婚近三年,齐玉珍还是第一次看到丈夫眉头皱得这么深。

她问丈夫为什么和妹妹关系这么差。

兄妹俩明显是相互嫌弃的感觉。

兰馨看着天不怕地不怕,还会说哥哥的不好,其实也是怕哥哥的吧?

寻舟之前都很正常,在妹妹面前就不对劲了。

丈夫回答她了。

听到答案,齐玉珍觉得丈夫皱眉头有点夸张了,不过对于极度爱干净的人来说,确实非常痛苦。

丈夫回答的不是性格方面的,而是儿时的事情。

妹妹兰馨比他小五岁,弟弟寻祺比他小八岁,这里提到弟弟,是因为这事弟弟也有点参与感。

尽管弟弟不知道。

当时弟弟出生没几个月,妹妹三四岁了,有次妹妹大哭,哭得眼泪鼻涕横流,家里阿姨正在做饭,看妹妹哭也没空哄妹妹,而是给妹妹一个馒头。

妹妹拿了馒头没在哭了,已经是小学生的小寻舟看妹妹就着眼泪鼻涕吃馒头,眉头紧皱,忍住恶心远离妹妹,靠近弟弟了。

那时候尚在襁褓中的弟弟貌似是噗噗了,在吃馒头的妹妹听见,站起来去看弟弟,用弟弟的衣服擦自己脏兮兮的爪子。

妹妹没有喊阿姨过来的意思,单纯想看看是不是弟弟发出的怪动静。

噗噗醒了的弟弟张开眼睛和三四岁的姐姐对视了,很快,小宝宝哭嚎声响起,妹妹觉得事情不对,跟着一起哭了。

小学生寻舟迅速远离这两个孩子。

阿姨飞快过来换尿布哄孩子,知道指望小寻舟带孩子是没用了,让小寻舟自己回房间做作业,不用管弟弟妹妹了。

小寻舟很快就回房间,把房间门锁上。

对妹妹的邋遢有深刻印象就是从这时候开始的。

在弟弟知道反抗之前,妹妹还是有手脏了往弟弟衣服上擦的习惯。

就着鼻涕吃馒头,脏手油手往别人身上擦,宋寻舟回忆起来都是一种折磨。

他想起这些黑暗的事情,没法在妻子面前维持住往常的形象。

其实在她面前的温柔并不是装的,是真情流露。

现在的他只是被黑暗记忆支配而已,晚点就能忘记了。

对,晚点就能忘记了……忘记了……

齐玉珍带过妹妹,自己和妹妹的年龄差比丈夫和兰馨的年龄差要大。

她想起小时候带妹妹,还是小宝宝的妹妹噗噗了,她会很淡定帮妹妹换尿布擦屁股,妹妹没主动吃过鼻涕,但也有哭着哭着鼻涕不小心流嘴里的经历。

脏手油手擦到别人身上是有点坏,都是小时候的事情了,长大已经改掉坏毛病了。

丈夫住她家里的时候,他们夫妻单独用马桶,马桶都是丈夫主动去倒去清洗,她以为他不会介意这种小事情。

不过兄妹两人习性天差地别,习惯性格迥异,矛盾不是一件事两件事造成的,是日积月累的,丈夫介意不是不能理解。

“你不要把脸别开,对着我嘛。”齐玉珍觉得现在的姿势不方便哄人。

宋寻舟:“我现在的样子有点凶,你先躺回去,等我自己冷静下来。”

“自己哪可能轻易冷静得下来,你对着我,我们聊会儿天,你就不去想这种事情了。”

宋寻舟知道他不把脸转回来她是不会罢休了,只好把脸转回来。

齐玉珍认为现在需要转移丈夫的注意力,让他没心思想别的,于是吻住丈夫。

不是亲,是吻住。

宋寻舟的注意力确实被转移了,很快也和她一样闭上眼睛,仔细感受这亲吻。

推荐阅读:

文武圣神 大明:称霸从摆地摊开始 漫威宇宙的绿皮 骆家小医女 麻衣神婿 历史扳道工 我是虚拟现实游戏公司总裁 莽穿新世界 剑震山岳 继承两万亿 报告老公,你命里缺我 梦境厮杀 伪异能觉醒 我靠种田和反派成亲了 只想复仇不恋爱,摄政王你能走远点吗? 诸天道主 萌神信徒 女侠求放过 一枪纵横 大宋明月 2008世界你好 升龙箓 万古天诀 枭君亦好囚 天道银行 乡村夜话之短篇 杀死男主角 荒野美食直播间 超能特种兵王 娱乐大痞子 问道仙葫 傅先生我们和好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