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道歉修 我来向你道歉

有时候人到了年纪, 消化能力就会明显下降。

季红就是如此。

尽管不是女明星,但季红还是会有意控制自己的饮食,避免摄入太多。

今天收到江书墨经纪人送来的饺子时, 她一开始说好只要十来个, 谁知道人家经纪人还是送了二十个过来, 今天又正值过年,季红索性就全煮了。

本来打算分几个给助理尝尝,这一吃, 季红没刹住,全吃完了。

难得吃到撑, 季红准备去酒店二楼的健身区运动一番, 刚一进去就听到两位主演的声音。

“你能不能成熟一点?”

——这是江书墨。

季红对她的声音实在太熟悉了, 江书墨从头发丝到脚尖都完美符合她心中陈优的形象, 就连性格也——

“不能!谁让你说我好色的!”

季红还没感慨完,就听到她的另一位主演气势汹汹地喊道。

这语气别提有多活力冲劲, 丝毫没有电话里那种压抑、嘶哑,身体不舒服的样子。

季红:“……”

是江书墨的安慰太有效了,还是颜清许打电话是在骗她?

季红想不明白,她也懒得想了, 径直往里面走了几步。

越过器材的遮挡, 她看到出人意料的一幕。

这两位除了拍戏都离得很远的主演,此时就像搅搅糖似的黏在一起,抓着对方的手腕不说,脑袋还一个劲地往对方身上拱。www.jigan.top 幽谷小说网

就连她见过的小情侣都没有在公共场合黏成这样的, 更不用说这两位可还都是明星。

“——你们俩在做什么?”

她震惊的声音如同一声惊雷,劈得两位主角愣在原地,然后像是触电般的赶忙松手站开。

江书墨下意识循着声音看去, 发现只有季红站在那,心脏顿时落回原地,“季导。”

大概是刚刚剧烈运动过,她的气息还有些不稳,“您怎么过来了?”

颜清许被那一声吓得心脏砰砰乱跳,差点从她嗓子眼里蹦出去,一看门口那只有季红导演,心脏顿时落回到肚子里。

幸好。

幸好来的人只有季导,这要是还被其他人看到,她的名声算是全毁了。

颜清许重重松了口气,“季导,您吓死我了!”

“我吓你?你们俩把我吓了一跳才是真的。”

季红看了眼身后,见身后没有人,这才抬腿走到两人跟前,严肃道:“你们俩亲热也不知道换个地方,在房间里都比在这强,这可是公共场合,要是被其他人拍到怎么办?”

这么缺乏隐蔽意识,还是当红女明星呢,居然还要她一个当导演的叮嘱。

“亲热”两个字就跟烧了颜清许的尾巴似的,她又惊又恼地睁圆眼睛,“谁和她亲热了!”

季导怎么说话呢,谁会在这种场合亲热啊,说的她怪不知廉耻的!

江书墨很想吐槽,但她忍住了,“…季导,你误会了,是她非要动手动脚。”

季红:“?!”

真是人不可貌相,小颜居然——

再严肃的面容这会儿都掩不住的震惊,季红吃惊地看向颜清许,就看到颜清许的脸红得能滴血。

“你!你你你——”

颜清许头皮发麻,气恼得差点跳脚,“你胡说八道什么呢,谁动手动脚了?!”

江书墨怎么敢在季导面前说这种话,她是一点脸都不要了,是吗?

“刚才——”

江书墨正要说话,才说了两个字就被季红木着脸打断,“行了,我不在乎你们俩要做什么,总之,别在我面前打情骂俏。”

“要亲热回房间,这里是公共场合。”

颜清许:“!!!”

啊,她没脸见人啦!

颜清许恶狠狠地瞪了江书墨一眼,气得转身就往外走,地板被她踩的“咚咚咚”的响。

见颜清许走了,季红看着还站在原地的江书墨,奇怪道:“你还站在这干嘛?”

“?”

江书墨疑惑地看着她,诚恳道:“…我还没训练完呢!”

“你还有心情训练?”

季红撩起眼皮,一点都不文雅的翻了个白眼,“把人逗成这样,赶紧去道歉吧!”

江书墨:“?”

她有道歉的必要吗?

差点被摸的是她诶,是她在极力反抗好不好!

季红瞅了她一眼,一脸的孺子不可教,“算了,你们俩的事我不掺和。”,说着,径直塞上耳机,找了个跑步机开始运动。

她年纪大了,才不管这些小年轻的事情。

见季红开始埋头运动,江书墨沉吟片刻,决定继续运动。

……

直到气冲冲地回到房间里,颜清许脸上的温度才稍稍降低了一点。

她以为被江书墨看到睡觉流口水已经是最丢人的时刻了,没想到今天还能闹出更丢人的事情!

——江书墨竟然在季红导演面前说她对她动手动脚。

她哪有那么猥琐!

虽然她的确是在动手动脚……

但是也不能当着季红导演的面说呀,她堂堂大美人难道不要脸吗?

气死了!气死了!

颜清许感觉自己这辈子都忘不了刚才那一刻,严重到回顾走马灯时、看到这一幕都会气到回光返照的程度!

“讨厌!讨厌!讨厌!”

颜清许气得就想把那条和解的朋友圈给删了,手刚刚伸出去,还没碰到手机,她又迟疑着收了回来。

……嗯,江书墨这人是很讨厌,可是她家阿姨的手艺真的很好。

要不然,她再忍辱负重一段时间,等她去了江书墨家里蹭饭、尝过阿姨的手艺以后,再和江书墨闹掰?

------------------

江书墨运动完已经是一个小时后,她刚回到房间就看到了坐在沙发里、严正以待的刘纨。

见她是一个人进来、身后的确没有跟着尾巴后,刘纨稍稍松了口气。

看她这么严肃,江书墨随手将水杯放到一旁,“怎么了?我看你好像有话要跟我说。”

她还没回来就这么端正地坐着,要说不是等她说话,她还真不信。

刘纨确认她关上门、耳朵上也没有戴蓝牙耳机,接下来的对话不会被其他人听到后,她才严肃地开口:“你和颜清许到底是怎么回事?”

刚才颜清许的反应,她实在没法不多想。

什么撒娇鬼能缠着另一个非亲非友的人不放啊?

江书墨:“!”

她还以为刘纨都忘了呢,没想到她竟然还在想这个问题。

江书墨觉得把颜清许哇哇大哭的事情说出来不太好,想了想说,“她这段时间情绪不太好,所以今天显得有点黏人。”

“其实我也没想到,我当时送了饺子就准备回来,她拉着不让我走,我要回来拿手机也不让,非要跟着我一块来。”

江书墨脱掉外套,准备等会儿再去洗头洗澡,她走到刘纨对面坐下,“你就当是特殊情绪特殊对待吧。”

刘纨皱紧了眉毛,满脸都是询问:“…那就是说,你们以后不会那样?”

她想了很久还是有些接受无能,太怪了。

江书墨肯定道:“不会。”

今天也是因为颜清许过于脆弱、需要人陪伴,也没听说原作里的颜清许是个黏人精。

“呼……”

得到江书墨的回答,刘纨夸张地呼出一口气,“你们今天真是吓死我了。”

这就吓死了?

那是没看到我刚被她抱着的时候,要是看到那场景,大概会吓得当场晕过去。

江书墨腹诽了一阵,她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纠缠太久,随口转移话题道:“有件事我一直忘了和你说。”

刘纨:“你是说退圈继承家业的事?”

江书墨一惊,“你知道?”

“拜托,我又不是瞎子。”

刘纨看向她那摞金融相关的书籍,抬抬下颚,“都这么明显了,我难道看不出来?”

被她直接说穿,江书墨突然有点不好意思了,“我——”

好吧,她应该早点和刘纨说的,这样刘纨也有足够的时间想想自己的职业规划。

“行啦,我早就想到会有这么一天了。”

刘纨无奈摊手,“虽然你一直说不会退圈、不会继承家业,但那么大的集团,你不继承还能交给谁呢?”

想起这几年的携手并进,刘纨有些感慨,“我现在也算是手握资源的优秀经纪人了,到时候就算你退圈了,我们公司也能再捧几个新人出来。”

江书墨本想说些什么,听到这话也沉默了,她盯着刘纨看了几秒,直到刘纨受不了地站起身,“行了,干嘛这样看着我,又不是以后见不到!”

“呸呸呸!”

刘纨陡然想起今天是特殊的日子,连忙把这句话呸掉,“童言无忌、童言无忌!”

都已经这个年龄了,还童言无忌呢。

江书墨哑然失笑,瞥见她的表情,刘纨哼了声:“我永远是小孩子!”

江书墨连连点头,故意说到:“是是是,小朋友,姐姐要去洗澡了,你乖乖的自己玩呀。”

刘纨:“!!!”

刘纨被她激了一身鸡皮疙瘩,操起身旁的抱枕砸了过去,“噫,恶心谁呢,赶紧去洗澡吧你!”

江书墨顺手接住抱枕,随手放在一边,“洗澡去了。”

……

浴室的门被拉开,“咔哒”一声。

颜清许下意识抬头看向浴室,却见牛奶般的湿润雾气从门缝中涌动出来,那雾气有些过于浓了,连带着浴室的门框都在湿润的白雾中如隐若现。

是谁?

像是察觉到她的所想,层层堆叠的浓雾中逐渐走出一道高挑的身影。

是江书墨。

准确的说,是穿着浴袍、湿漉漉的江书墨。

江书墨穿得也不严实,浴袍的衣襟交叠处松松垮垮的,露出一小片奶白色的肌肤,隐约间还能看到柔软的隆起弧度。

她的皮肤被热气蒸出漂亮的淡粉色,一滴水珠从她额前的湿发滚落,砸落在奶白色的皮肤上,顺着滑向紧实纤瘦的腰腹处,最后没入浴袍中消失不见,只留下一道湿漉漉的痕迹。

湿漉漉的。

颜清许下意识抿紧嘴,她刻意移开视线,面颊却不争气地染上薄红,“你干嘛到我浴室里洗澡?”

她怎么一点边界感都没有!

浴室这么私人的地方怎么能随便进?

“呵。”

江书墨轻笑了声,墨色的眼眸中有暧昧的流光闪动,“这话不应该我问你吗?”

尽管没有看到她的表情,颜清许也能想象到她此刻的表情,一定是居高临下、笑容讥讽又挑动的。

颜清许扬起脑袋,试图让自己更加理直气壮一点:“问我做什么,又不是我让你来的!”

她好端端在自己房间待着,谁知道江书墨怎么进来的!

“真的不是你让我进来的吗?”

江书墨缓缓走到她面前,让她避无可避,见她眼神躲闪,江书墨低笑了声,突然压低声音问到:“想摸一下吗?”

“什么?!”

又来这招!

颜清许差点跳脚,她又想起刚才在酒店二楼健身区发生的事,顿时炸了毛,“我才不是那种人!”

见她炸毛,江书墨唇角弯起无奈的弧度,“…好吧,我是来向你道歉的,我很抱歉在季导面前那样说你。”

听到这话,颜清许双手叉腰,脸上掩不住的得意:“你终于知道错了吧!我可是女明星,你怎么能那样说我!”

好吧,看到江书墨主动道歉的份上,她决定原谅江书墨了!

江书墨笑容不改,她伸手拉住颜清许的手腕,缓慢却又坚定不移地移向自己的腹部,“所以,我来表示我的歉意。”

“……啊?”

“你刚才不是盯着这里看了很久吗,不想试试吗?”

试试?

颜清许下意识吞咽了下,手腕上是不属于自己的温热体温,拉着她逐渐贴近那片神秘之地。

手掌即将接触到那片丝滑的奶白色肌肤时,她像是被击中似的,猛地抽回手捂住自己的脸,“不行不行!我是纯爱党,我接受不了这么刺激的!”

上来就馋对方的身体,她才不是那种只走肾不走心的渣女!

颜清许坚决拒绝这种走肾行为,她是铁血纯爱党,一定要甜甜的爱情,灵与肉的完美结合才是她的追求!

“你别勾引我了,虽然我很心动,但我不是这种人!”

颜清许感觉到自己的脸烫得能煎蛋了,可当她遮住自己的眼睛,却还能听到江书墨的声音、听到江书墨的动静。

在这样安静的环境中,她清晰地听到地板被踩的发出一声闷响。

江书墨走近了一步。

灼热的温度蒸腾着熟悉的柑橘香气扑面而来——像是捏爆了一枚橙子,清甜中带着一丝酸涩,又暖又甜。

这是她惯用的沐浴露的香气。

江书墨用的是她的沐浴露。

意识到这一点,颜清许的身体像是过了电,她猛地转过身背对着江书墨,“我这个人一点自制力都没有——”

救命,我要顶不住考验啦!

还没喊出后面的话,猛烈的坠空感惊得颜清许睁开眼,没等她看清是什么情况,痛感就从面颊、肩膀、小腹传达到全身。

“……?”

颜清许翻了个身,眼前却是比起平时更为遥远的天花板。

颜清许:“?”

什么情况?

颜清许捂着额头坐起身,看到床铺边缘压出的一段乱糟糟的痕迹,她才茫然地意识到一件事。

——她好像从床上滚下来了。

她从两岁开始就再没有从床上掉下去过,今天居然从床上掉下来?

颜清许的表情逐渐变得怪异,她到底梦到什么,居然从——

还未淡去的梦境浮现脑海中,意识到自己做了个带颜色的梦,颜清许的脸肉眼可见地涨红,她都顾不上额头被砸得生痛,一把捂住自己的脸。

“啊啊啊啊啊!我是纯爱党啊!”

都是讨厌的江书墨!

“啊嘁——”

吹干头发、换好衣服的江书墨突然打了个喷嚏,一股恶寒从背脊蹿上脑门,她下意识打了个冷颤。

嘶,有点冷。

刘纨向来对江书墨的健康状况非常注重,听到她打喷嚏便转头看了过来,见她居然还打了个冷颤,不由得皱眉,“怎么了?不会是感冒了吧?”

房间里的暖气开得这么足,她都直接穿短袖了,江书墨怎么会着凉感冒?

说着,她伸手摸向江书墨的额头,又感受了下自己额头的温度,“没发热呀。”

江书墨任由她摸自己的额头,系好外套的腰带,不在意地笑了笑:“可能是颜清许在骂我吧。”

刘纨:“?”

刘纨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古怪,“她今天那么黏你,还要骂你?”

难道这两人刚才去运动的时候又发生了一些她不知道的事情?

江书墨也没打算说后面的事,只挑了挑眉,“谁知道呢。”

刘纨:“……”

算了,净搞些我不知道的东西!

江书墨看了眼时间,现在也才五点左右,距离吃年夜饭还有段时间,索性去看看书。

还没走出两步,脑海中突然响起久违的声音:

“坏女人节日快乐啊!”

哟,小智障睡醒了?

江书墨懒得计较它的用词,毕竟自己心里一直叫它“小智障”来着,“睡醒了?”

这段时间因为电影的要求更高,时常会拍一条保一条,一场戏翻来覆去地拍,系统的消耗远超先前在《山河》时拍戏的消耗。这就导致系统除了在托管时期,其他时间都在休眠充能。

江书墨本来准备让它好好休眠一天,明天继续工作,没想到它居然休息了一天不到就充满了。

“嘿嘿,我又感受到了强烈的能量波动!”

系统得意地偷笑,语气还有点兴奋:“肯定是女主的感情线又有了明显进展,这次能量可充足了,直接帮我充满了!”

这么明显的波动?

江书墨第一反应就是颜清许的感情有明显进展,毕竟颜清许今天的情绪起伏波动太大,可转念一想,颜清许的情绪波动都是几个小时以前的事了,系统早就充满苏醒了,何必等到现在?

难道是白姣那边?

为了确定自己的猜测,江书墨问到:“是感情线有明显进展的那一刻,你就会同时收到能量吗?”

系统高兴道:“对呀!就在刚才,我就接收到了大量能量!”

那肯定不是颜清许。

除非颜清许这会儿躲在房间里偷偷和人谈情说爱,不然绝对不是她。

那么……就只可能是白姣了。

难道她又去找宋歌了?

江书墨一想到这个可能性就坐不住了,她想了想,主动给宋歌发去消息。

[江:快过节了,还在忙吗?]

本以为要很久才能收到消息,没想到没过一两分钟,宋歌的消息便到了:

[宋歌:没有,今天没什么客人]

[宋歌:你还在剧组吗?]

这么快?

江书墨和她寒暄了两句,琢磨着该如何进入正题。虽然她主动联系宋歌就是为了防止白姣伤害她,但这传达出的信息也不好听。

至少,如果她是宋歌,她不愿意自己的朋友隔一段时间找自己都是为了询问另一个人的消息。

江书墨只好拐弯抹角地问:

[江:季导的要求很高,今天难得休息一天,突然想起你了,张家人还有来骚|扰你吗?]

[宋歌:没有,上次的事我和白姣坦白了,她也承认了,张家宝来找我是她授的意]

江书墨:“!”

宋歌居然和白姣坦白了,她怎么知道的?

江书墨心中一震,她立刻回复:[原来真的是她,我有想过是她的手笔,只是没有证据,不好和你说,她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不择手段]

[江:她还有纠缠你吗?]

[宋歌:说不上纠缠,只是会来我这坐会儿,喝完一杯就走,我很少理她。]

这是做什么?

温水煮青蛙?

江书墨皱眉,快速打下一行字:[她今天也来了?]

[宋歌:嗯]

[宋歌:不用担心我,如果我遇到麻烦会向你求助的]

推荐阅读:

怪物召唤手册 都是赘婿惹的祸 穿成安陵容后,当卷王被冠宠六宫 林全梅西 绿茶小师弟又在演我 华云飞拆蛋专家 恶魔信用卡 娱乐:这个小鲜肉太过直白 秦溪李春花 龙在乱世 孟昭孟文 女总裁的护身爱人 三宫六院七十二妃2 阴阳武仙 末世之我是生命体 从最强,开始 飞往天堂的鸟 兽人世界里的首富 逃荒路上不缺粮,福运小娘种田忙 复制专家逍遥都市 轩玄大帝 无限之修道与科技 港片:从港岛崛起,打造高氏家族 抗日之巅峰兵王 段誉现代行 魔界大陆之魔界争霸 悲喜鉴定师 红尘滚滚长相伴 执一 掌中小人国 仙门狂医徐青云 穿越之艳福高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