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子夜9

和子夜在一起那段日子, 因为条件所限,几乎都是在小旅馆度过的。陈纵后来回想,有时候她都不明白, 为什么这场好好的初恋会谈得无比昏暗又迷乱。像是某种献祭, 是子夜单方面身体的献祭, 以成全不懂得如何谈恋爱的陈纵对爱情的全部想象。他的爱里好像没有“我想”,“我配”这一类请求,只有——我还有什么可以给你。可惜她从小被宠得有点过头, 并不知道她习以为常的一点宠爱对爱贫瘠的子夜来讲是怎样的分量。但子夜也确实做到了。因为哪怕以后她遇见更阳光的人,更健康的关系, 当她描述起爱这个字, 脑中只会浮现昏黄狭小房间里依偎着笨拙地相爱的两个人。两个看起来最健康正常的那种人, 谈了一段边缘恋爱。很奇怪, 却又无比合理。

甚至有时候都可以无关性|爱——那时候她以为这件事本身会让子夜痛苦,所以她也不再过分热衷。反正, 每个人恋爱后都会对性|爱失去一点想象和憧憬,也没什么的——何况那年新婚的白小婷是这么与她产生共鸣的。她在这方面富有经验,所以陈纵思考了一下,便也再一次跟随了她的共鸣。

那年新年子夜比她晚回家几天, 没能赶上白小婷从小院出嫁。夫妻两一道回门那天下午, 他才匆匆赶来,白小婷老公坐在树下晒太阳,陡然瞧见子夜气质,几乎吓了一跳。www.tiqie.top 幻境小说网

“没想到你们院子里卧虎藏龙, 个个不一般。”那个富二代这样讲。

白小婷给他介绍,“这个就是陈纵她哥。”

“看得出来,”第一次见他两的人多半会这么讲。富二代又小声了点, 问出另一种可能,“组合家庭?”

陈叔和邱阿姨的关系好不太好解释。白小婷只得跟老公打马虎眼,“差不多吧。”

邱阿姨那几天还没走,在家里已根本坐不住,好容易全家团聚,打不了一把牌就要起身去接电话,后头只好下场换王叔来替,她则只能靠着周阿姨买马。

金叔在一旁跟几个小的一起在树下啃甘蔗,惯例关心回家最少的子夜,“小陈学习还可以吧?听老陈讲,上半年就要毕业了……有想好在哪里工作吗?想回来去宣传部,王叔与我都可以给你介绍工作。虽说你想帮你叔分担点,但说实话,也不必急于一时……你这样的优秀,最好往下接着深造。”

子夜一一回答下来。听到最后一问,解释,“算不上这行的人才,再读也只是徒劳无益,浪费钱和时间。”

金叔沉思了一会儿,瞧见远处讲电话的邱阿姨,讲,“说句不合时宜的话。如果那位真的走了,过两天邱姐去那边争取拿回些权利,你的书也都好一一出出去,也能解决眼下问题。”

子夜答,“可不可奈何,都与我无关。我安之若命。”

金叔中文系出身,也读庄子,听罢笑了。过会儿又问,“小陈还在写书吗?”

子夜还没答,王叔在一旁听见,边摸牌边插了句嘴,“怎么能不写呢?特别是小陈这种被老天爷眷顾的,灵感来了像洪水奔流,泄洪闸堵上一会儿都能冲塌那种。”

子夜笑了,讲,“没那么夸张。”

金叔道,“那自然是。”然后拍拍他肩,安慰他,“好事多磨,也不必事事悲观,我们走一步看一步。”

白小婷老公听见,开启拉踩白小婷模式:“你不是讲你与子夜同岁?别人还没大学毕业都快出书了,你在干什么?”

白小婷也不甘示弱:“我要是跟他一样牛b怎么配你?”两人也算一对欢喜冤家。

但新年最大的喜事毕竟来自白小婷。众人借机催子夜,“看看别人白小婷,与你同岁,婚都结了。你呢,大学几年白念了,也没见交个女朋友带回来。”

邱阿姨也讲,“遇见好的,也可以谈一个。”

陈自强帮衬子夜,“子夜样样拔尖,咱们男孩子慢慢挑,不着急。”

白小婷得了机会就开始奚落陈纵,“陈叔这是拿话点你呢,你这女孩儿,男朋友在哪里?”

陈纵坐在子夜旁边,理直气壮地拿他当挡箭牌,“我哥都还单着,哪里就轮到我了。他先找着了,再来管我!”

大伙儿看着他两的样子,笑了好一阵。

白小婷瞧他两很久,过会儿私底下跟院子里的婆婆阿姨们聊天,仍还是偏帮她的:“陈纵身边从小都是王叔金叔陈叔这种出类拔萃的……特别又来了个陈子夜。成日跟在他屁股后头长大,见惯了子夜,往后也很难找到合心的吧?”

众人都暗暗点头称是。

也有人讲,“也不能照着子夜的标准找。”

他这样的,打着灯笼也难找,照着他找,怕不是要单着一辈子了?

夜里在院子里摆桌开席,男人在厨房做饭,女人在树下打牌,小的往树上结了灯。桂花树长高了,顶上够不着,只能靠子夜帮忙。陈纵一直在树下吹彩虹屁,“哥哥”“哥哥”地发嗲,叫众人打趣了好一会儿。陈自强端着一盆凉拌菜出来听见,又是一通批评。

“从今天起改口叫你哥‘子夜’得了。多大人了,成天哥哥,哥哥的,自己听着不害臊?”陈自强这么讲。

子夜刚系了彩灯,从爬梯上下来,陈纵扶着尾端。

两人一高一低错落站着,陈纵仰头盯着他,试了一下,“子夜。”

奇怪的感觉流窜全身,肉麻中又透着点正式。两人好像真的变成了平辈相称的亲兄妹。

陈纵仍在笑,子夜却有些不高兴。

“你不用改口,”他垂头看向陈纵,“也没什么不好。”

大家都笑了,“子夜爱听是吧?”

白小婷讲,“证明男的都爱听女孩子发嗲,子夜也不能免俗。”

陈纵跟也跟着人群一道望着子夜笑。

难得齐聚一堂,又逢新年又逢喜事,牌局散场很晚。

年轻些的,还有白小婷外婆都早早洗漱睡下了。众人各自回房,陈纵最后一个洗完澡,头发还没吹干,熄了外头一切廊灯,在棋牌室窗户灯和那株挂了彩灯的树的映照下,听着麻将声和输赢笑闹声,蹑手蹑脚走出几步,一溜烟进了子夜房间。他一早躺下,屋里没开灯。将自己脱了个哧溜,赤了脚还带着热腾腾没被夜风吹散的水汽,从底下钻进他被子里。子夜睡眠很浅,床尾一动他便醒了过来,摘了耳塞,尚没醒过神,已下意识将她捞进怀里,齐齐整整与他一道睡到枕头。还没开口问她有没有被人看见,陈纵已翻了过来,趴在他一侧胸膛,细声细气,甜腻腻地叫他,“哥哥。”

子夜觉察到只有一层阻隔,一瞬懵了,“你做什……”

“妹妹,”陈纵试着玩味了一下,笑着讲,“哥,你当众这么叫我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你都对我做过些什么啊?”

子夜没有讲话,微微支起身体,一瞬不瞬看着她,几不可闻地笑了声。

陈纵还没适应黑暗,根本看不清那逐渐深黯的目光。

呼吸似乎重了些,带动她身体在觉醒的山峦上起伏。手,手可以触碰到胸口的心跳,似乎也快了些。

她还在讲笑话戏弄子夜,“当众见你斯文的样子,我只会想到你私下的样子,有时候都觉得分裂。你还要我接着叫你哥哥……陈子夜,你都不会觉得很禁断吗,还是你就喜欢玩这种……”

她喋喋不休讲着,子夜一言不发,只手在黑暗中摸索。一只抱枕不知何时被扯过来团在她半侧卧的腰迹。他一动,两人位置很轻松地掉转过来,位置恰如其分,陈纵也被调整到一个很容易的姿势。等他做完这一切,要发生什么不言则明,也是她自己自找的,逃也逃不掉。陈纵仰脸望着他,后知后觉,语速渐渐慢了下来。

小院屋子隔音很差,能清晰听见白小婷房间的电视声,和她老公的呼声。关了窗,金叔杠了周姨的幺鸡的麻将撞击声近在耳侧,仿佛牌局就贴着子夜书桌前那面敞亮的窗户进行。条件全然不允许任何充分的准备,陈纵也在这全然不充分里感受到尖锐的痛。那痛来得很延迟,先是密密实实出了身冷汗以作预防,一瞬眼前发黑发红,在她的身体提醒她该痛叫出声时,她结结实实咬在子夜肩上……她知道她下口不轻,子夜的痛未必就能比她好点,以至于他痛到周身肌肉紧绷,轻轻颤抖起来。仍是因为条件不允许,他一声都没出,紧咬齿关,脸也因此绷得很紧。是很少在他脸上看到的神情。像是被这痛感激发出隐藏的动物性,痛得越狠,便越激烈。被窗缝吹动的帘晃起来,月光也晃起来。陈纵不知怎么想到这床,并不是那种很结实的,经过质保的,而是从一个木匠处低价定做的单人床,接缝处兴许有些粗糙错漏。以至于床上稍有动静,比如子夜在床上轻轻翻了个身,都会激发出大动静。是有时候夜深人静,她躺在隔壁都能捕捉的大动静。可这会儿它被别的响声盖过。外头牌局是不是该散场了?她该叫子夜停下来,与她一起听一听,可是她一点都不想打断他。

白小婷咳了一声,她老公立刻醒过来,与她低声耳语,似乎问了句要不要喝水。外头灯亮了一瞬,有人趿着拖鞋走到院子里,问金叔,都几点了,你们怎么还没打完?……不管了,陈纵全都不管了,索性破罐子破摔,和子夜一道摔进月光里。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很短,也许很长。和赤身肉搏也没什么分别了,混似洗了个澡,也不知是谁的汗。子夜将两处紧咬着的劲卸下,轻轻叹口气,起身拾了干净毛巾,躺下来给她简单清理。在陈纵像只虾一样受痛反射性蜷缩起来时,复又将她团起来,搂在一侧怀里。陈纵在他起伏的呼吸承载下和清晰的心跳鼓点中沉沉睡去。

推荐阅读:

黑旗 李哲黄冰冰袤一 戒断诱宠 帝权争霸 超凡大卫 三思而行江湖 网游之混元法师 无敌魔剑 九霄帝道 北辰煜沈慕熙 关海洋陆雨珊 执掌今朝 斗破之万噬决 揽腰宠!阴鸷陛下他强势侵占 阋墙 大明最后一个进士 天外有仙 末之路 超限传说 姻缘仙师 透视全能学生 九州烽火传 宠妻如命:闪婚总裁超能干 兽纪元云水凡 盘点原神崩坏星铁十大高燃名场面 海贼无限乱斗 山村美妇小神医 重生之鬼帝尊 无敌从当老祖开始 超能强卫 家事 神魔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