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徐沣今日醒来时, 天边方才擦出微光。太阳每日从旸谷升起,走到不周山的时间不固定,今日似乎比平日要早些。徐沣打着哈欠起床, 预备开始今天的巡山了。

不周山是人间去往仙界的通途。徐沣作为守山人, 是目前久居不周山的唯一人类。

山脚下的百川湖, 湖水极为澄澈,里面漂浮着淡淡的冰晶。

徐沣赶着日出拿了灯,将自己的灵力注入。随着一声轻响, 灯灼灼亮了起来,竟隐隐冒出一只火凤的虚影来。徐沣便提着这一盏凤凰离火灯, 来到了不周山口的神木印处。

他前段时间刚收到消息, 六盲蛟与赤音鸾都已挣脱封印, 厚土蜈也隐有复苏的迹象。封印的力量是有限的, 随着时间流逝,被镇压的妖物的不断反抗, 封印力量消弭是极为正常的事情。

可是,天阙却依旧毫无动静。不周山口上的神木印依旧熠熠生辉,一千年过去了,丝毫没有松动损耗的迹象, 甚至没有半点褪色。

徐沣用离火灯给地火续上灵。

除去用锁灵链穿透身躯禁锢以外。为了压制天阙的灵力, 同时,也是为了折磨他,让他切身感受痛苦,不周山底一直燃烧着红莲业火, 业火由七十二种仙界的极温灵火相融而成,昼夜不止,不断反复灼烧。

例行公事后, 徐沣收了灯,忍不住又看了一眼那神木印。www.nadui.top 风月馆小说网

神女的灵力温柔,离得近了,徐沣也只能在其上感到一股柔和温暖的生命力,并不会觉得刺痛。

他盯着看了许久,今日竟似鬼迷心窍了,竟想伸手,去触碰一下。不料,还没碰上,他的手已经被印记上盘桓着的一道残暴的寒气给压了回去。

他整只手掌都差点被冻结。

徐沣吓了一跳。好在他抽回手后,便再也没有其他动静了。他心砰砰一阵乱跳,再也不敢生出随意触碰的念头了。

他方才又拎起灯,回了屋。

受惠于神女恩泽,如今不周山脚下花草蓊郁,栖身着许多灵兽。

徐沣坐在湖边,给自己满上一杯谷酒。百川湖水波光粼粼,景色美不胜收。有时候看久了这和平丰茂的美景,徐沣甚至会有种荒诞的错觉,觉得天阙再不会再醒来了,他情绪很平稳,甘愿待在此处。这封印,确是死死困住了他。

他们一族,作为守山人,传承了许多年。

徐沣如今还依旧会时不时感觉到从不周山底泄出的严酷寒气,最开始,每次他都极为紧张,全身冒汗,如临大敌。后面,便也慢慢习惯了。并非天阙有意为之,只是无意泄露的一点威压而已。

徐沣很难想象,千年前,这魔头全盛时期的实力到底有多恐怖。

白茸坐在天井的桃花树下,正在认真清点自己的小钱钱。

昨天她刚接到了内门弟子的月钱,竟然有一百灵石,比起外门翻了十倍还不止。

白茸惊呆了,把灵石数了一遍又一遍。

楚飞光忍不住说,“你来修仙以前,家中是不是很缺钱啊?”剑修都不缺钱,他以前也大手大脚惯了,从没数过钱,但是兜里也没缺过。

白茸摇头。其实她人生前十多年从未缺过钱,虽然是庶女,但是因为她婚约的关系,府中从未短过她的月例,沈家给的年礼也是一年比一年多,很多是独给她一人的,她珠宝首饰衣裳都不缺,身边也有人服侍。

她小声说,“师父,我现在觉得,可以每日吃饱饭,穿得暖住的好,已经很幸福啦。”

一路流浪吃过的苦不提,来青岚宗后,她结结实实当了很久的穷人,住在破房子里,每天都差点吃不饱饭,青岚宗外门弟子的日课很多,每日做不完的事情,她无依无靠,灵根斑驳,经脉也不通,只能做最底层的活儿。

那时,她每天都会精疲力尽,没有一点歇息的时间。只能靠睡前思念一下他,来给第二天补充动力。

她那时想了很多,等见面了要做什么,却唯独没打算过告诉他这些,因为他知道了定会心疼,她不想让他不高兴。沈桓玉以前什么苦累都没舍得让她尝过,他把她牢牢护在自己羽翼下,护得安安稳稳,护了这么多年。

白茸低着头,将这些乱七八糟的思绪都抛了出去。

楚飞光沉默了会儿,他说,“等你从上京回来后,我教你如何去接悬赏。到时候保管让你数灵石数到手抽筋。”

“嗯。”白茸笑了。

她笑起来模样便特别乖,双颊旋出两个小小的酒窝,似盛了蜜。

“你们马上就要出发去上京,记得走前,去谛听堂找人用灵石换一下银两。”楚飞光提醒。

白茸都差点忘了,她忙收起了灵石,“师父,你对青岚宗真的好了解呀。”

说到这里,白茸陡然想起一事,之前剑比时,楚挽璃的剑路与她的很像,她有些想问问楚飞光,又不好直接问,还是辗转着开口了,“师父,你……之前,也曾是青岚宗的修士么?”

甚至,楚飞光与楚挽璃还是同姓。青岚宗的创始人无泣剑鬼姓楚,之后,青岚宗的历任掌门似乎也大部分都是楚姓,楚飞光以前与她提起过,自己也出身修真世家。白茸不知,他与这个楚家是否有关系。

楚飞光回答,“或许是吧,我记不清楚了。”

“我离开宗门的时间很早,十几岁便下山历练去了。况且,我如今只是一点残魂,六魄甚至都没有,保存不了多少记忆。有时候凑巧了能想起来一些,明日可能便又忘了。”

“和你说实话,我甚至连自己是如何陨落的都忘了。”

“等我哪天想起来了,便告诉你。”

楚飞光性子很耿直,如此说,应是真不记得了。

白茸如今对“不记得”这个词都有心理阴影了,她低声嗫嚅道,“师父,那你以后,可以不要忘了我吗……”

楚飞光顿了半晌,方才道,“只是忘了从前而已。如今我每日就醒一两个时辰,脑子再不好使,这点事情还是能记住的。”

白茸伸手用力擦了擦眼角,带着鼻音,朝他重重嗯了一声,这下终于真正笑了。

她去谛听堂换钱的时候,顺便回丹阳峰看了一眼朋友,却没有看到戴墨云。她之前说是有急事要回家一趟,因此也没能来看她大比的决赛,如今竟然还没回来。

白茸便与戴墨云联系了一下,戴墨云哭丧着脸,说她还被拴老家呢。

她家原不在青岚宗,甚至不在青州,戴墨云原出身南宣洛宜,一个叫做千机门的门派,家中世世代代都是器修,擅长制作各种灵器。

戴墨云说她实在没这方面的才华,做的符箓灵器最后的结果全都是爆炸,家里没办法,不得不把她送青岚宗来当剑修了。

怪不得,白茸之前就好奇,为什么戴墨云也是修真世家出身,之前却从没有见过她的亲人。

两个小姑娘又聊了一会儿,约了回来再见。

白茸预备给她在上京买些礼物回来,戴墨云就喜欢凡间各种各样的精致小玩意。

看日子,如今已经到了三月。

她想起,沈长离与家中定然未断联,如此看来,沈家也应已早早取消与她的婚事了。她家中那些备好的嫁妆,应也都被嫡母处理掉了。

白茸低着头,不打算再想这件事情了。

反正这一次回上京,也和这事儿无关。

白茸回了云筑院,便习惯性去找李汀竹,却不见他人影。

打扫的小弟子说,“阿竹师兄下山采买啦,说今日还要顺便去看看云舟的状态,做一做出发准备,让你不用担心,安心修炼等出发就好。”

李汀竹是个温和细致的人,他教了白茸不少关于修炼的基础知识,如何调息、吐纳、炼气、控灵。

这些对于楚飞光而言比较陌生,用他的话来说,就是早八百年已经忘了,而且他一天能醒来的时间很少,没有空教这样基础的事情。

白绒半路出家,修炼不成体系,如今李汀竹这般指导一下,只觉豁然开朗很多,她境界提升太快,经脉内还有大把原属于他人的灵力,难免沾点虚浮。

那日他帮她筑基之后,她的气穴里混入了一些他的灵力,至今也没消失,平日压根不听她调遣,却也没伤她,算是相安无事。

白茸最近便一直在学着调息炼气锻体,打磨自己的灵力。

最近,她发现,自己竟甚至有些能控制一小缕那白色灵力的趋势了。她原本想把它也纳入气穴炼化,可惜失败了,不过倒是也没被反噬,比起之前,已经进步太多。

只是……白茸有些纠结,不知道之后该如何处理这些灵力。

即便是能控制了,是沈长离的灵力,她也不太想用。

白茸想着事,抬脚进了自己院子,鼻尖忽然嗅到一股淡淡的兰花甘露香,她鼻翼轻轻翕动了一下,顺着香味看过去,整个人都愣住了。

她院子天井里,桃花树下的躺椅上,竟优哉悠哉地躺着一个衣裳不整的男人。

他披着一件绘着桃花翻红图的绯色罩衫,黑发披散着,内里白袍前襟松松,露出了大片光洁且肌理分明的肌肤,从胸口几乎到小腹上,几乎露了个大半。

白茸惊呆了,她慌忙退出院门,说话都结巴了,“打,打扰您了。“

男子睁开了眼,长眉微挑,笑吟吟道,“打扰?”

白茸都退出去了,方才想起,这是她的院子,一时僵在了原地。

她至今还从未这般清晰看到过男人身体……尤其是这般直白地袒露在日光下,脸一时红透了,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

见她这模样,男人也不整理衣裳,反而手支下颌,含笑看着她,“我听汀竹说了,你便是那新来的小师妹?”

“我叫做顾寐之,也住云筑院。算是你的大师兄?”

他起身,朝白茸走了过来,他身上带着浓郁的香,香味极为甜糜,让人觉得闻着头都是晕飘飘的。男人俯身看着白茸,他肤色微深,瞳孔颜色却极黑,一双内勾外翘的桃花眼,看人时显得格外情意绵绵。

白茸头都昏昏沉沉的,呼吸急促,面颊发红。

“寐之。”她身后陡然传来一道无可奈何的声音,还有些气喘。

李汀竹原本正在泸川采买,得知顾寐之今日回来,又想起白茸今日在云筑院,他把采买交给了弟子,自己忙御剑回青岚宗了。

李汀竹说,“把你那功法收一收。”

听到他的声音,白茸清醒了些,立马像个小兔子一般,往后跳了一丈远,躲在了李汀竹身后,惊恐地看着眼前男人。

“他是个媚修。”李汀竹抿了抿唇,对白茸解释,“有时候……功法会有些失控。”

白茸以前听说过媚修,但是是第一次亲眼见到。可是,青岚宗竟然会有媚修,甚至还是个男子?

她极为震惊,还没从李汀竹身后出来,仰起脸,信任地看着李汀竹,似很习惯地等着他解释。

李汀竹无奈,只能模模糊糊说一下,“寐之以前是合欢宗弟子,后来……因故来了青岚宗。但是并没有转修功法,此处也无其他媚修弟子,所以,有时候功法会有点失控。”

别说媚修了,青岚宗女弟子甚至都不多,大部分是臭男人。

顾寐之双目含着一点点笑,又看向白茸,上下打量了一番,“小师妹长得这般美丽,在青岚宗当榆木脑袋剑修,当真是浪费了。不如试着,随我转修功法如何?”

他确实俊美,光算外表,在白茸见过的男人里能排前二。

只是……白茸迅速甩了甩头,咬了下自己舌尖,手甚至都压上了袖里绯剑鞘,满脸警惕。

“好了,寐之,别与她开玩笑了。”李汀竹头疼道,“收一收你的功法。”

“小南还有多久回来?”李汀竹说,“明早便要出发了。”

“到了青州地界了。”顾寐之伸了个懒腰,“他说便不回了,明日叫云舟在泸川停一下,直接搭他。”一提起男人,他又没兴致了。

趁着他们讲话的时候,白茸已经悄悄地,靠着墙,一点一点朝自己的房间摸索了过去。

终于摸到了门,她拉了房门,迅速把自己大半个身子藏了进去,只从门缝露了一双乌黑水润的眼,冲李汀竹喊道,“阿竹师兄,那我便先歇息了,明日见。”

李汀竹温声道,“好,你好好歇息。”

顾寐之好笑地看着那扇紧闭的门。他也是第一次见到这般女子,不但对他的容貌毫无兴趣,甚至像看到了什么怪物一般。

顾寐之在青岚宗时间不多,大部分都在凡间。不过,他在人间那些风流韵事,李汀竹也听说过不少,他道,“以后,你离小茸远些,别祸害了她。”

“怎么能说是祸害呢。”顾寐之浅浅笑道,“她若是喜欢我,愿意与我发生些什么,又有何不可,不过是你情我愿而已。”

“情之一事,原本就难以控制。今朝有酒今朝醉罢了,何必顾忌太多。”

顾寐之歪理很多,与他完全不是一类人,李汀竹也不欲与他再多辩论。

“你们很熟吗?”顾寐之问他,“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呢?”

李汀竹没想到他会如此问,怔了一瞬,道,“正式认识,应是大比初第二日时。后来,师妹夺魁后,便选了我当指导。”

顾寐之挑眉,“才这么短时间?”

他饶有趣味,想起了方才那姑娘看李汀竹的眼神,以及如此自然的依赖。

“若是真喜欢你还好,小心她是把你当成谁了吧,老家的情郎之类的。”顾寐之在躺椅上翻了个身,懒洋洋道,“我看那小白妹妹,看起来,可不像是个能对男人一见钟情的人啊。”

李汀竹微愣了一下,旋即低着眼,一言未发。

顾寐之见惯了各种类型的人,是个老狐狸。那样生嫩乖巧的妹妹,他上下扫一眼,她心里在想什么,基本上便门儿清了。

翌日,白茸挂着两个黑眼圈,早早来了云舟坞。

修士远程出行一般都靠云舟,因为不是谁都有那样充足的灵力,能一连御剑好几天,加上大家速度也各不一样。因此,有时候修士一起出远门,都会用上云舟。

白茸还是第一次见到云舟。

外形和凡间的画舫很像,两头翘,中间宽,中部船舱开着雕花窗户。

可是,它们竟是完全悬浮在空中的。

白茸看得发呆,一时都有些忘了来意了。

“你可是要去上京?”一侧,一个穿着无袖灰衣的壮实船夫叫道,他手里正拉着纤绳。

白茸回神,立马点头,“是。”

船夫打量了一下她,指着身后船道,“这是汀竹道长预定的,今日出发去往上京的云舟,你是白茸白姑娘?那便先上来吧,道长方才去登记了,等下便到。”

白茸这才小心翼翼上了云舟。

她推开了正中的船舱门,船舱悬挂着浅绿色帐幕,里头空间比想象的大许多,有三个小房间,也有桌椅案几等陈设。

白茸寻了个位置,端正坐下。

她刚坐下没多久,帐幕又被撩起,一阵兰花香味传来。

白茸僵住了。

顾寐之轻笑了声,在她对面坐下,他今日换了一身衣裳,但是还是昨日那种风格,鲜艳明媚的轻俏颜色,也依旧衣衫不整,一不小心就露这里露那里。

他就坐在对面,看着白茸,眼神直勾勾的,衣服也不撩一下,活像个男狐狸精。

白茸耳朵都红了,眼睛只能看着地面。她性格保守内敛,以前大部分时间待在深闺里,什么时候见过这种性格的男人。

他双目含着一点点笑,懒洋洋道,“当真是块木头。”

以前只道青岚宗男修如此,不料女剑修竟也是如此木讷。

青岚宗的剑修实力很出名,却也是出了名的不解风情。以前不少合欢宗女修很喜欢来青岚宗骗男剑修,因为灵力精纯,身材好体力棒,而且很多都是童男身,能拿到元阳的话很划算,大不了之后再甩了便是。

“我听汀竹说,绒绒妹妹也是上京人士?”他道,”正好,我对上京也是极为熟悉。”

“到时候到了,我可以与绒绒妹妹一起,去多多体验一下上京城有趣的地方。”他上下打量了一眼白茸,含笑道,“绒绒妹妹,应该还从未体验过吧。”

体验什么有趣的地方?

白茸懵懵懂懂,仰脸看着他。

这时,李汀竹也掀开帐幕进来了,“别瞎说了,又不是去玩,是去办正事。”

见他来了,白茸方才安心,松了口气,不动声色地朝他身边挪了挪。

李汀竹道,“估摸着两日能到上京。师妹,这两日,你便住这个房间。”他指着船尾一个单独的小房间。

白茸满怀感激地看着他,“嗯。”

顾寐之方才含笑改了话头,“对了,绒绒妹妹既回家乡,需要留出时间给你探亲吗?”

白茸低着头,不知不觉,咬住了唇,“家父……已经去世了。”

顾寐之道,“那,不去看看母亲?”

“寐之。”李汀竹瞧着白茸神色,轻斥道,“师妹,你早日去歇息,用膳我再叫你。”

他两如今差不多都能辟谷,但是白茸尚还不行,李汀竹也准备了两日的膳食。

白茸朝他一笑,进了自己房间。

她坐在床边,将袖里绯放在了案几上,瞧着窗外,又开始发呆。

白茸的生母戚绣出身低微,只是东辰一个普通的农户女,父母双亡,被寄养在叔叔家。她因为生得貌美,一次上街时被恶霸纨绔看上想要轻薄,被路过的白行之救下了,后来,便顺理成章将她带回了上京。

白家是上京官宦人家,白行之本人风流倜傥,也有官身,前途一片大好。

戚绣原本以为是一段话本里的天降良缘,她万万没想到的是,白行之在上京竟已有妻有子。她身份便这样不明不白地变成了妾室。戚绣因此一直郁郁寡欢,几番想要离开,那时却发现自己已经怀上了白茸,生下她不久后,她便撒手人寰了。

白行之将白茸写在了贺素淑名下,名义上也算白家的嫡小姐。出于种种原因,他虽对她虽没有多少爱与关心,给她的待遇却一直还行。

白行之在上京城圈子里甚至还能算得上不贪色的男人,只有过戚绣一个妾,她去世后,也只再收了个通房,那通房却给白行之一连生了两个儿子。

于是,白茸从小,便是见着这两位夫人,她的嫡庶兄弟姐妹,各种明争暗斗,闹得府上鸡犬不宁的场景长大的。

她一直很渴望一个完完全全属于自己的小家,不希望和别人分享一个夫君。

虽然知道沈桓玉对这种事情并不感兴趣,眼里也只能看到她一个人。

她还是怕,她胆小又没有安全感,也总喜欢找他反复确认心意,好在他从没有不耐烦过,无论问多少遍,每次都会给她想要的回应。随着婚期越来越近,她给自己做了很长时间的心理建设,方才旁敲侧击暗示沈桓玉,问他们婚后,他想不想纳妾。

沈桓玉没停顿,很平静地说不想,他这辈子只会有一个女人。

白茸没想到他会如此直接,红着脸低了头。少年好看的眉却微挑,问她最近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为何会忽然如此问。白茸讷讷地,方寸大乱,却就是什么都不说。

他的心情便不太好了。他说,他喜欢她对他占有欲也强一点,要表现出在意,而不是好似觉得他与别的女人如何都行。

他说得直白。

白茸脸越来越红,飞快说完了他想听的,又低低嘟囔了一声,“沈桓玉,你好讨厌,别看我。”却把脸更深地埋在了他怀中。她听到耳边他轻轻的笑声,笑得很好听。随后,他把她搂得更紧,深深放入自己怀里,贴着他心尖尖的位置。

白茸心里又甜又满。只有每次与他在一起时,才会有的独特感受。

他虽是剑修,却从来都不是木讷的男人,很知道如何让自己心爱的女人开心。她曾与他在一起时,没有过任何阴霾,有的都是满满的甜蜜与幸福。

白茸唇角浮现了一缕悲伤的笑。

夜深人静时,她经常会很想把自己的心剜出来扔了,因为如此便不会疼了。

不过,如今已经比之前好太多,因为已经钝掉了,至少表面上,她不会再表现出任何波澜,甚至可以让自己保持平静,继续正常生活。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案几上摆着笔墨纸砚。狼毫笔尖吸满了墨汁,她提笔,不知不觉竟在青笺上飞速写下这样一行字来,笔迹越来越草,墨尾一点黯淡。

云舟急速飞过,那一张青笺,也从窗内被风翻卷走,很快便遗失在了云层深处。

……

上京城,碧华楼内依旧丝竹阵阵,通宵达旦。

风月里,销金窟。

锦袍男人就着女人玉手喝了一口美酒,低声与她调笑道,“那西宁王如今班师回朝,心中抱着什么念头,半个上京,怕是都知道了。”

老皇帝如今身体越发不行,便是用丹药强行吊着一口气,也不知是有什么执念,不断气,也拖着一直不公布诏书。

东宫太子,梁王,西宁王。这三位是如今储君最有力的争夺者,如今这上京城,暗潮涌动,如同即将煮沸的粥,只待老皇帝那一口气落下了。

怀中女人极为美艳,软着声音道,“大人好厉害,竟可以掌握这般辛秘。”

男人得意道,“我甚至还知道更多。比如,那西宁王,如今私下……”

他的笑容陡然僵硬在了脸上,咳出了一口鲜血,满脸难以置信。

女人咯咯直笑,五根尖锐的兽爪,已经又重新变回了涂着豆蔻的纤弱手指,轻轻抚在他的面容上,沾着鲜血,一点点描摹过男人面容。

不知过了多久,地上男人,已经面目全非,变为了一句干枯尸体。

夜晚恢复了宁静。

女人不急不缓,梳理着自己的秀发,将自己沐浴在清冷的月光下,只觉得无比舒畅快意。

不远处,一道巡夜的将士正打马经过,为首的年轻男人一身轻装玄甲,皱眉看向了碧华楼。

妖气冲天,他手指已搁在了腰边配剑上,但是并没有做什么。

身后副将伍儒低声问,“大人,神武司是否需要干涉?”

程昇思索半晌,道,“不用,殿下即将回京,到时一并处理。”

月夜,清珞峰头。

冷淡的月光薄薄一层铺陈于地上,树影风声似都微微迟滞了一瞬。

高挑的英俊男人落于院门,一身纤尘不染的白衣,衣角被风微微掠起。

院内空空如也,只有竹影慢慢摇晃。

心鳞的灼烧感越来越强。沈长离没想到,将心鳞给那女人,竟会有这样的副作用。

男人站在院门口,狭长的浅色眸子缓缓看向院内。

有件男人的绯色外袍落在了院内的竹躺椅上,散发着一点低劣的甜腻味道。

他轻笑了声,似毫无动容看着。

合欢宗,一个不知被多少人用过的男人,竟也能看得上,允许他进院子,倒是不挑。

他原本预备今晚来拿回心鳞,人已经不在了,走得倒是快。

鳞片躁动不安,院中有一点白茸的气味,但是完全不够,里头还混杂了其他雄性求偶的味道。白茸不理会它,好几天了,碰都不碰,它便已狂躁至此。

简直像吃了迷魂药,甚至连带影响了他的情绪。

男人唇边牵出一点凉凉的笑,低嘲道,“便如此忍不了?”为了一个女人如此?果然是兽性未改。

他生性极为高傲,便是自己的心鳞,做了低劣的事情,也能平等地看不起。

他回了小苍山。

心魔今日再来时。

清澈月色融于水波,男人面容清冷,丝毫未动,极为沉敛,毫不回应,看都未多看她一眼。

心魔却丝毫不急,也不在意他,便在一边自己玩自己的,撩起一点点水花又泼下,她还是天真温软的少女心性,玩得很愉快。

直到被忽视的男人垂眸沉沉看着她,脸色阴沉,一言不发,有力的臂膀却已从身后将她揽住,重重揽向了自己。少女方才轻轻笑了,熟练地倚在他怀中,扬起明亮的桃花眼看着他。

……

楚挽璃正在室内,仔细端详着手中面具,想起那日,唇边便止不住挂上了笑。

夏金玉问,“这竟是沈师兄送与你的么?真好。”

“傩神面具有一对儿呢。”她道,“我们老家那边有这传说,青年男女,只要戴上一对儿傩神面具,便能续缘,持续生生世世的缘分。”

玄门中人多信这些。

楚挽璃抿唇笑,“我一定会好好保存。”

不管这传说是真是假,毕竟算是沈长离贴身用过,甚至公开悬挂于室内的物品,对他应是很重要,楚挽璃很珍惜地收好了木面。

她想了又想,实在是按捺不下想见他的心情。

推荐阅读:

夫人她持崽上岗秀翻全场 大秦之悍卒 我真不是大反派 逆鳞 传说再临 微光倾城你倾心 精分首席又不做人了 重生之人工智能 那个炮灰我穿过 快穿:全能路人炮灰 超抽系统 某美漫的英雄联盟 我靠种田和反派成亲了 无限之三国风云 碰到异类就变强 马甲大佬A爆全场 崩坏终结的世界 神级制片人 宠物小精灵之全球在线 我的梦里有个蛮荒世界 糖果味的喜欢 重生八零桃花开 独步昆仑 光之国保安的异闻带之旅 [大唐]我的皇帝堂妹 犯罪心理:情理法 道无穷尽 穿越回去建帝国 时都 人界第一仙 末世战铠系统 十荒大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