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28 我们离婚吧

沈杏发现自己涨粉的速度堪比坐火箭。

之前粉丝量才刚过两百万, 第一期结束后因为热度断断续续地涨,也就涨了几十万,但这一回她回来再看, 粉丝数竟已经直逼五百万, 且她每刷新一次, 粉丝数就以上千的变化增长着……

她的微博账号是和前公司解约以后重新注册认证的,但是碍于这些年糊的一塌糊涂,粉丝量也一直不算太多。

现在的涨幅简直是天文数字, 若是五年前拥有这样傲人战绩,她真是做梦都要笑醒。

“这也太牛了!”

沈杏很没见过世面地惊叹。

赵赵把同综艺艺人们的涨粉量都拉了表格, 做了个横向对比。所有人多多少少都有涨不少粉, 但没有一个人涨粉的速度能有她快。

就连“杏梨”CP也从原本的冷清再度变成大爆, 超话粉丝比她个人粉丝量还高出三百万!

“姐, 说实话,这档综艺大爆, 对你的事业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赵赵说的都是实话。

也是稀奇,不过两天而已,赵赵手里又多了十几个本子,这一回明显比第一期结束时收获的资源明显要好上太多, 赵赵作为沈杏的事业粉, 想了两天叫杏儿姐要不再“忍辱负重”几期,把曝光拉满。

《最最亲爱的你》这档综艺完全爆了。www.hehen.top 尘封小说网

圈内上赶着报名排队,想要上这档节目的夫妻多如牛毛,大家都想乘着热度起飞, 也就杏儿姐想不开,非要徒手拆CP。

果不其然,沈杏仍旧是那一句老话。

“没办法, 还是得赶紧下车,不然CP粉陷得太深难过了怎么办?”

沈杏是真的觉得得赶紧下车,痛快和池礼离婚,叫CP粉们好死了那些个念头,不然一定也会像曾经的她一样,产生错觉。

——池礼对她的好,单纯只是因为他生于优渥家庭,拥有良好家教,他待谁和善,并不是对她多有偏爱。

她是局中人,看得明白。

“可是……”

赵赵在旁欲言又止,止言又欲。

沈杏愉快刷着自己的粉丝数,抬眼望见赵赵一脸便秘神态,扬了下眉:“可是什么?”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不想让CP粉们难过,只要你和池老师保持恩爱就行了。”

这回轮到沈杏瞠目。

她张了下唇,想要反驳。

不是的。

她和池礼怎么恩爱?

他们俩就不可能存在恩爱的情况。

可是话到嘴边,她竟是一句也说不出来。

一瞬间门,脑海里闪过很多个画面。

月瀑山上写着永以为好,在树梢上转了三折的爱情牌;

他看她被刁难时的折返;

她被椅子颠得乱颤时他护着她青筋暴起的手臂;

还有为了安她的心,披一件风衣在客厅睡下的夜晚……

仅仅短短两期节目,他们之间门就拥有了那么多的回忆。

赵赵提出来的,是她从来没有思考过的方向。

或者说……

是她从来不敢思考的方向。

这个一下就能被拆穿、蹩脚的理由,到底是害怕CP粉们伤心,还是她害怕再同池礼继续再度沦陷?

赵赵在旁又问:“姐,你怎么脸红了?”

“有、有吗?”

沈杏目光闪动一下,双手下意识将脸捧住,试图将泛上来的红晕遮挡。

“当然啦。很明显,要不我给你拍张照?”

赵赵说着就要去拿手机,沈杏忙伸手去拦,“拍什么啊,我不过有点上火。”

大概是她平日里对赵赵太过放纵,赵赵一脸不信地揶揄一声:“真的不是因为想到池老师脸红了?”

沈杏娇嗔地在赵赵肩膀上轻拍一下:“别乱说!”

“行行行,你不点头,我哪能乱说~”

赵赵当即嘻嘻哈哈地捧着文件夹回了工位。

室内瞬间门就只剩下沈杏一人。

感受到脸上的热意再慢慢褪去,沈杏深深吸了一口气。

这回她和池礼明摆着互撕了一场,CP粉们被重创,不会再给他们投票了吧?

一切应该马上就都能回到正轨上……

另一边,池礼正随着侍应指引,穿过假山鱼池,缓缓推开包厢的门。

中式设计的房门古朴,包厢够大,除了黄明镇之外,他身边还有一个女人。

两人似乎聊得很不错,也不知黄明镇说了什么话逗她,池礼推门的时候,那女人正掩唇在笑,一手轻轻捶在黄明镇身上。

黄明镇是圈内有名的导演,国内国外的奖拿了一圈儿,最近正在筹备新电影《难平》,诚邀池礼出演。

池礼看了剧本,很不错的本子。

今天过来是准备同黄导再沟通确认几处细节的。

见了他,黄明镇殷勤从座位上走出,熟稔招呼他落座。

“来来来,阿礼快来坐,就等你了!”

一旁的女人也跟着礼貌起身,甜甜喊了声“池老师”。

“池老师您好,我叫姜诺黎!您叫我小黎就好!”

池礼颔首,轻扫过她的面孔时,目光在她脸上毫无痕迹地停顿两秒——

一张和沈杏相似的脸。

脸上有很明显的动刀痕迹,看得出来是按照沈杏的模样整的,但放大了那种人畜无害的小白花感觉。

很明显地迎合男性审美的长相。

池礼面无表情挪开眼。

黄明镇热情招呼他落座,给他斟茶,“尝尝,上好的普洱,费了我不少心思找的。”

那一杯纯白色的茶盏渐渐被深褐色的茶水填满,黄明镇又道:

“说起来小黎还是你的粉丝呢,一听出演你的妻子,都兴奋的一宿没睡着!”

一旁的姜诺黎也害羞出声,“池老师,接下来请您多多关照啦!”

黄明镇笑哈哈为他作答:“那是当然!”

池礼慢条斯理饮一口茶,“我不演有感情戏的角色。”

闻言,黄明镇和姜诺黎皆是一愣。

池礼慢悠悠将茶盏放下,“抱歉,这是我个人的感情洁癖。”

这事儿在圈内不是秘密,池礼自《风铃》以后,就没有再演过任何有感情戏的角色。

黄明镇忍不住道:“阿礼,要我说你这逻辑真的不对,一个有血有肉的主角,怎么可能没有一点感情戏呢?又不是生活在真空中的人,更何况咱们这戏里,小黎也只是出演你的亡妻,你们甚至都不存在任何亲密戏……”

姜诺黎也一脸费解望着他:“池老师,是我做错了什么吗……”

“抱歉。”

池礼看向黄明镇,语气冷淡:

“黄导,有机会再合作。”

良好的教养让他没有说出什么难听的话,但离开前“砰”一声用力关上的门多少带上点个人感情。

黄明镇找一个和沈杏样貌相仿的女人做他所谓的妻子,打的是什么主意简直显而易见。

周正就在停车场等他。

原本以为池礼要与黄导讨论很久,见池礼一言不发上车,好奇道:“怎么这么快就聊完了?”

池礼看向窗外,淡道:“拒了。”

他在选剧本上一直很有自己的要求,更何况这些年稳扎稳打,每一部作品最终呈现出来的都非常不错,周正作为池礼的经纪人,只负责帮他对接工作上的事情。

虽然对方是名导黄明镇,但是池礼将对方拒了,周正也不觉得可惜。

他这会儿更关心的还是池礼和沈杏的感情问题。

“你和沈杏商量好了吗?什么时候离?”

周正调转方向盘,随口道:“要我说你们要是没感情,还不如直接去离了得了,反正违约金你又不是付不起,总比现在婚姻天天被人津津乐道好。”

池礼看着窗外变换着的景色,没吭声。

周正没等来他的回答,忍不住又说几句。

“阿礼,我真的搞不懂你。直播我看了,说实话我也不明白,你现在对沈杏到底是什么态度?”

如果不是他明确说过,马上会和沈杏离婚,不然周正觉得自己也要磕上“杏梨”了。

池礼仍是没说话。

良久,在周正以为自己得不到任何新鲜出炉的,八卦中心男主角本人的回复时,忽的听见后座传来清淡五个字——

“温水煮青蛙。”

周正没听懂:“啥意思?”

池礼没说话,手机“叮咚”一声响,是颤音软件发来的通知。

【您关注的沈杏发布了新视频,点击立即查看!】

为她下的颤音,注册的账号,目前也只关注了她一人。

他的指尖点开那条提示,页面跳转,两秒后那个新鲜出炉的视频就在他眼前自动播放——

仍旧是手势舞,相较于上一回的元气甜美,这一回的节奏感拉满,枪声和鼓点并存,动作伴随节奏,最后双指交叠向上,做了个吹灭枪烟的动作,看起来又酷又飒!

各种评论在视频上方飞速闪过——

【啊啊啊!死在老婆手里我也无憾了!】

【那一枪简直射在我的心巴上!】

【老婆嘿嘿嘿……老婆!】

【池老师这么多年也吃太好了,不敢想象他们竟然要离婚!能不能别离了啊?求求了!】

池礼看着视频上模样灵动的少女,轻轻弯了下唇。

沈杏在感情方面迟钝的要命,当真是个蠢的,他的明示暗示她都看不懂听不懂,自然只能温水煮青蛙。

毕竟往后来日方长,他总能等到她开窍的时候。

池礼刚将手机收好,听见周正喊了声“卧槽”。

车子刚开到一个十字路口,不知道从哪窜出来一辆小轿车,开得飞快,吓得周正猛打方向盘,终是堪堪避过,惊得周正出一身冷汗。

“这些人也不晓得看着点路!”

周正惊魂未定,深吸好几口气才将一颗飘出去的魂魄拉回,目光不经意扫过后视镜,那上面映出池礼一张有些惨白的脸。

周正一愣,“阿礼,你怎么了?”

池礼无法开口,已然陷入一阵梦境般的迷雾里。

沈杏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求你,帮帮我。”

“你放心,婚后我们各过各的,我不会叨扰你。”

“……谢谢你,池礼。”

视线之内,是沈杏泪盈盈一张脸,难得的脆弱,攥着他的衣袖的手指用力,像是溺水的人攥着最后一根稻草。

因为以“帮助”为名在一起的婚姻,他们只领了结婚证,拍摄了一张结婚照。

大红底的,穿着白衬衣的两人面对镜头微笑,但笑意不达眼底。

……

镜头再度转换——

“接下来让我们宣布本届xx奖最佳男主角奖——池礼!”

“三金影帝!池礼再创辉煌,演技封神!再度夺得xx奖最佳男主!”

他这些年拿下一个又一个奖。

他的演技被越来越多的人认可。

他的事业稳扎稳打,次次屡攀高峰。

紧接着镜头一转,变成手机上冰冷的消息文字。

[抱歉,剧组有事情没法回来,祝你新年快乐。]

[生日快乐。]

[谢谢。]

不带任何语气的祝福语,透露着生疏。

文字在他眼前飞快闪动拖动成影,终于拉到最后一条。

上面清晰地写着——

[池礼,我们离婚吧。]

……

这五年和沈杏有关的碎片记忆仿若潮水,一浪又一浪地在脑海中翻涌,激得太阳穴也跟着一起突突地跳,他大口做着深呼吸,几乎要喘不上来气。

其实在此之前,池礼也曾对这五年的婚姻做出过假设。

假设里的开头和记忆的开头一样,她寻求他的帮助,两人协议结婚。

但是假设里后续和现实大相径庭。

未知会将未来美化,他总以为他和沈杏来日方长,至少他们拥有婚姻。

谁知世事残忍,老天如此轻易让他探见不美满的结局,仿若一道棒喝重重砸在他脑袋上,砸得他眼冒金星。

他错过了她两次。

池礼用力地揉着太阳穴,车窗里映照出他一张紧皱眉头、苍白的脸。

事实证明——

温水煮的不是青蛙。

煮的是他这一个犹豫不决、畏手畏脚、彻头彻尾的傻瓜。

推荐阅读:

王爷我追定你了 修真狂少在校园 天之轨迹 我在异界的直播生涯 死亡回溯 光暗龙印 宅居风水师 新婚夜,暴君掀开帐帘夺我入怀 被系统禁言的我超想谈恋爱 眼前人,是心上人 进击的主公 穿越者的职业生涯 召唤恶魔妞 末日骷髅王 断梦仙缘 万道无界 鬼话连天 君爷又被套路了 顶流女王是霉神 无敌从做主播开始 画令天下 港片:从港岛崛起,打造高氏家族 天降猫妃之战王甜甜宠 绝世龙帅 荣耀之魔瞳 假装是个boss 超级巡警 贵女反攻记 朱颜 阮沐希慕慎桀 年代:从打猎开始致富 复转军神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